歷史上創造成果最多的仁者~《多元風格第三世多杰羌佛流派》9~12

第三世多杰羌佛

在我們地球的人類 歷史上,出現過無數創造成果的人士,由於依靠創造,社會才發展,也才利益了人類,豐富於世界,才使得這個世界變得如此文明進步豐富多彩。

但是,要說歷史上人文創造成果力最強的仁者,當屬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無疑!H.H.第三世多杰羌佛一個人在不同的領域裡獨創了三十個大類的成就,成為這個世界有史以來創造成果最多的第一人,這是史無前例的,而且,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倫理道德也是最崇高的,祂發下並踐行的願力是:他人的一切造業罪過由祂承擔,祂種的一切善業功德全給大家!無論何時何地,H.H.第三世多杰羌佛   都以自己的道德境界和學識成就無私地為整個人類的幸福利益服務,按照祂的願力在做,是真正無私利他的仁者。

  在這裡,對H.H. 第三世多杰羌佛創造的三十個大類中的二十九類不說,只就三十大類之一繪畫的成就,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除了能夠繪畫世界上現有的具象派、抽象派、筆劃線條派、印象畫派等之外,還獨立首創了十六個與眾不同的畫派,分別名為:

1.超實派;

2.抽象韻味派;

3.文風派;

4.放發派;

5.朦朧派;

6.鄉童派;

7.繁卷派;

8.潑墨線條寫真派;

9.微印派;

10.返璞派;

11.妙寫派;

12.潑墨微韻派;

13.獷細派;

14.游絲派;

15.版氣派;

16.厚堆色塊派;

很多畫家窮一生之力,專攻某一題材才形成某一流派、獨立於一種風格,但是,H.H. 第三世多杰羌佛不謹創立了十六個畫派,並且將每一派種畫風都推到了高峰的完美藝術境界,形成了歷史上任何人都無法與之比擬的、自成獨立的《多元風格 第三世多杰羌佛流派》!

下面即是H.H.第三世多杰羌佛 創始的十六個畫派的代表作。

1.超實派;

2.抽象韻味派;

3.文風派;

4.放發派;

NO.1~NO.4 詳細介紹請參考:『歷史上創造成果最多的仁者~《多元風格第三世多杰羌佛流派》1~4』一文。

5.朦朧派;

6.鄉童派;

7.繁卷派;

8.潑墨線條寫真派;

NO.5~NO.8 詳細介紹請參考:『歷史上創造成果最多的仁者~《多元風格第三世多杰羌佛流派》5~8』一文。


歷史上創造成果最多的仁者

《多元風格第三世多杰羌佛流派》9~12

當你第一眼觸碰到多杰羌佛第三世雲高益西諾布頂聖如來的「超自然抽象色彩」,那鮮明耀眼的紅黃藍白黑,跳躍飛舞,潑辣如千里江濤瀉過,收藏於微細毫端之妙趣,灑然超脫於塵俗,柔和而剛毅,各種妙麗色彩相互滋養昇華,可以說是巧奪天工,色達空靈的境界,和雅、舒服之享受真是難以言狀。

「超自然抽象色彩」是一個由色彩構造起來的完美世界,它沒有十分具體的世間形態,它就是色彩,以色造形,以色寫意,色即是其形,色便是其意,色入感人神韻。這些色彩,一經三世多杰羌佛之手,驀然匯成無比奇妙驚豔的幻色,氣韻生動,景如華滋,潑辣如滄海咆哮,而反之微觀如毫端顯意,粗中顯微,神韻天成。其實現在談三世多杰羌佛的西畫高超之處,實在是低論佛陀。我們可以想到,就連空中的祥霧三世多杰羌佛都能一手拿之入雕刻,如如而不動,對於書畫,那不是小菜一碟嗎?所以這些畫美得醉人。

這些作品,融入了宇宙自然的精華、地骨山川之心源,毫不誇張地說,用「格調」、「意境」、「韻味」、「技巧」之類的詞彙來標貼三世多杰羌佛的「超自然抽象色彩」藝術,實嫌拘謹世俗,三世多杰羌佛的藝術早已脫出此塵世樊籬的束縛,其形其意其色均似金龍脫於地殼,翱翔翻飛在碧海藍天,恣意自在,無拘無束,撣盡塵埃,變化萬千而美妙絕倫!在這些激盪心魄的藝術奇珍面前,景仰著頂聖如來雲高益西諾布從無盡博大之妙心流瀉出來的超人技藝,領受著三世多杰羌佛用變化無窮之色彩,為人類的享受幻化出來的超越一切現實禁錮的美麗,我們除了發自內心的激動歡欣之外,滿腔讚嘆的語言似乎都顯得蒼白無力了。三世多杰羌佛從其無上圓滿的智慧中流出來的工巧神髓,讓我們再次見識到雲高益西諾布頂聖如來高超的西畫技法和造詣,如他所畫的油畫「釋迦牟尼法王子」,其莊嚴無以倫比,即可見其修養學識之高深乃是佛陀展顯。

《多杰羌佛第三世》-西畫第401~408頁

《多杰羌佛第三世》-西洋畫第401~408頁 PDF下載

9.微印派:為印象派風格,同時達到大幅書畫中任取其中一小部分也是精緻的印象畫,表現精神夢境中的感覺意境,每一小塊局部放大都是一幅美麗的享受。

永遠記得初次看到"微印派"畫作時,身心感受到的那一份震撼!!

翻雲的筆勢,沉雄的氣韻,拼發出靈動的華滋幻色。千絲萬縷的奔流中,滲透著筆墨意趣,絢燦的霞暈露出一絲禪意,直射向穹蒼深處 。山川、雲海、暮氣、星流在相斥又互相牽引下,譜出了壯麗詩篇,超脫醉人的意境令我深深著迷。真的!一切都是在無止境的閃爍飛動。

H.H.第三世多杰羌佛彩筆下的幻景世界。宛似天然,更勝天然,這𥚃並不是一句空話。妙勝造化的精妍之處,盡表現於細節與氣韻的靈動之中,也就是細如纖絲的筆觸、氣色、乾濕、輕重快慢等虛實交錯所產生的微觀動韻。勝筆之下,元氣淋漓布猶濕!!其中重處裂石崩雲、輕像薄幕輕紗、怪則枯崖絕槁、奇似墮石團芝、娉婷若閑庭信步、神速卻疾電飛馳、繁如綠綾禮花 、曠意萬里長空、凜冽表冰霜、溫潤有華滋。氣韻在開合鼓蕩之間,虛實互表,如潛龍百轉,盡顯神奇飄逸之美,不可名狀。以景而論,奇姿絕態,怪力出塵,世間那有如此衆多不同之奇駭絕景能共融一處呢!以色彩變異而言,神幻絕色,璀璨靡極,非筆墨能形容;又非言語能道盡,也非塵世俗境所能媲美,更非世間凡筆所能冀及。

蒼茫大地繡藍圖
《蒼茫大地繡藍圖》

作品描述:

作品以藍色為主色調,結合了西洋畫和抽象畫的元素。一眼望去,就像是一片汪洋大海,橫跨全球。視覺的震撼,心靈的衝擊。靜心感受這宏偉壯觀之景。

(以上描述僅為藝術寰宇觀點)

永恆奇妙的吸引力
《永恆奇妙的吸引力》

作品描述:

表面上,這幅畫是印象派。大片集群的色彩呈現出微妙的變化。站近觀看,會看到很多的顏色畫在一個平面上。站在遠處看,會看到三維立體的變化。令人驚異的是,不用戴立體眼鏡,仍然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三維效果。

這幅畫的主題,就像通過望遠鏡看到火星。這個恆星似乎已經歷過數百萬年自然演化過程,在演化中存在不同的顏色,黃色、紅色、黑色、藍色,並不斷變化。看到這幅畫都會讓人帶來愉悅感。

匠心超越
《匠心超越》

作品描述:

是一幅帶給人愉悅感覺的微印派作品。充分顯現光和色之間的複雜微妙關係。傳統固有色的觀念被徹底打破了。

這幅畫中任取其中一小部分也是精緻的印象畫,每一小塊局部放大都是一幅完美的作品。

神龍世界
《神龍世界》

作品描述:

這些作品,融入了宇宙自然的精華、地骨山川之心源,毫不誇張地說,用「格調」、「意境」、「韻味」、「技巧」之類的詞彙來標貼 三世多杰羌佛 的「超自然抽象色彩」藝術,實嫌拘謹世俗,三世多杰羌佛 的藝術早已脫出此塵世樊籬的束縛,其形其意其色均似金龍脫於地殼,翱翔翻飛在碧海藍天,恣意自在,無拘無束,撣盡塵埃,變化萬千而美妙絕倫!


三世多杰羌佛的繪畫藝術,從中國傳統繪畫中吸取了豐富的真髓,他不僅只求宋、元、明、清的文人化傳統,還信手拿捏宋代以前那種雄奇壯觀,大氣清韻的法度,但又決非以某家某派之舊徑而學筆,師古筆墨,並師造化,融匯新意,自成一體,以獨創特有的藝術成就自成一家,獨領風騷。仔細研究三世多杰羌佛的繪畫藝術,不難發現傳統墨緣和品類,變法創新之神髓,比起前輩畫家的作品,是有過之而無不及的,三世多杰羌佛所創作的中國畫的類別非常多,因此我們根據類別,以最少量的篇幅選作對比鑑賞。

《多杰羌佛第三世》-中國畫第389~391頁

《多杰羌佛第三世》-中國畫第389~391頁 PDF下載

10.返璞派:即是返璞歸真之意境,以最成熟的功夫放手解心,毫不著意,寥寥信手,自然隨筆。

宿士鬧春
《宿士鬧春》

作品描述:

H.H.第三世多杰羌佛輕鬆自如的揮舞幾筆,就能畫出這般清爽宜人的畫作。畫中描繪了春天陽光明媚,微風徐徐,樹枝樹葉如雨后春筍般出現。一群麻雀正在樹上棲息,享受大自然。這一切就如一首詩一樣美麗。這些鳥兒嘰嘰喳喳,平靜而又安逸,它們似乎在盡情唱歌。這幅畫給人安逸、平靜的一種生活場景,充滿了悠閒的氛圍。這種風格叫做“返璞派”。

筆上之功
《筆上之功》

這幅畫是在1982年的四川省三河市的拍攝現場創作的。這是現場實景繪畫的。羌佛用了珍貴有限的墨水,詮釋了這幅作品,展現了祂非凡的繪畫技巧。當時中國新聞電影製片廠正在專門拍攝關於藝術家義雲高大師的紀錄片。

當時的義雲高大師用了珍貴有限的墨水,詮釋了這幅作品,展現了祂非凡的繪畫技巧展現了祂非凡的繪畫技巧。

在場的攝影師和其他人,看見一只野鴨停落在乾枯的樹幹上。義雲高大師立即抬起筆,並及時完成了這幅畫並及時完成了這幅畫。當鴨子抬起翅膀飛走的同時當鴨子抬起翅膀飛走的同時,作品已經完成作品已經完成。這幅作品體現了羌佛非凡的藝術才能這幅作品體現了羌佛非凡的藝術才能。作品不僅延續了傳統繪畫的優雅、純潔、高質,還融入了新的風格。看到義雲高大師創造這一幅畫的人看到義雲高大師創造這一幅畫的人,都感到十分驚奇都感到十分驚奇。人們稱讚祂的繪畫技巧勝過類似風格的一位明代畫家 - 八大山人。人們也高度贊揚了祂的學術風格甚至勝過古石印章的風格。當時年輕的義雲高大師,被當作英雄刊登在報紙上。然而,人們不知道當時的那位義雲高大師就是現在的H.H.第三世多杰羌佛

這幅畫的風格被稱為“返璞派”。

返璞派:

即是返璞歸真之意境,以最成熟的功夫放手解心,毫不著意,寥寥信手,自然隨筆。

一塵不染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妙諳五明之返璞派中國畫《一塵不染》

11.妙寫派:微妙細膩工筆與寫意融為一體。白色線條是通過精緻、奇妙的墨水應用而不是使用白色塗料形成的。應用了寫意風格,畫出工筆效果。是通過對細節的細緻關注來產生逼真的繪畫效果。

行園日曆山
《行園日曆山》

H.H.第三世多杰羌佛于1993年在行園畫的《行園日曆山》描繪了陡峭的懸崖上的自然世界。鮮豔的綠色描繪了岩石上廣泛分佈的苔蘚和草。這幅畫後來被拍成了照片,並刻上了 “行園日曆山”的標題。然而,這幅畫的原作卻從未被題寫過。十多年後,這幅作品被提煉和修飾,有趣的是,它被簡單地刻為 “日曆山”。

這幅畫採用了 “妙寫 “式的繪畫技巧。仔細觀察筆觸,你會發現交織在一起的筆觸就像縱橫交錯的細線,創造了變化和變幻,並通過其複雜性揭示了多種情感和深意。技術上的卓越體現在作品的精神上,包括虛幻的水墨的無限魅力。 當從近處或遠處觀察時,這幅畫似乎描繪了用精細的、一絲不苟的筆觸畫出的無底瀑布的自然場景。然而,如果你仔細觀察這幅畫的筆觸的微妙細節,你就會被劇烈的筆觸嚇一跳。虛中有實,看似混亂中的秩序。自由、自然的筆觸所產生的藝術美滲透到這幅畫中。通過有力的筆觸,H.H.第三世多杰羌佛揭開了隱藏在兩個懸崖之間的瀑布這一簡單場景中的非凡美學魅力。

轉譯自:INTERNATIONAL ART MUSEUM OF AMERICA

H.H.第三世多杰羌佛之妙寫派中國畫殻岩瞻布
H.H.第三世多杰羌佛之妙寫派中國畫《殻岩瞻布》

H.H.第三世多杰羌佛妙諳五明之妙寫派中國畫「殻岩瞻布」

這幅畫中的筆觸是深不可測的奇妙,變化莫測。它們帶來了無限的誘惑力。這是一幅用水墨和細微的寫意筆法畫的風景畫,但卻體現了細筆劃的寫實效果。為什麼這幅畫看起來是用工筆劃完成的,但實際上是用寫意畫完成的?仔細觀察後你會發現,這幅畫完全是用工筆劃而不是細筆劃。

在這幅令人愉快的畫面中,許多筆觸之間的變化和相互作用被巧妙而自然地描繪了出來。看似混亂的東西其實並不無序。每一個筆觸都是隨意地運用。這種可愛的筆觸已經超越了世俗的範疇,沒有任何華而不實的感覺。這幅畫的一個特別奇妙的特點是,白色是通過與黑色的對比而不是通過白色顏料的使用來體現的。黑與白是如此交融,它們形成了一個不可分割的整體。細緻的筆觸效果通過細微的寫意筆法體現出來。在細微的細節層面上產生了強烈的學術性色調,具有極高的品質。

這幅畫描繪了數百萬年來通過地質和風化過程形成的古老岩石和洞穴。瀑布看起來好像是由大自然自己創造的。這幅作品具有 “妙寫 “的繪畫風格。

轉譯自:INTERNATIONAL ART MUSEUM OF AMERICA

Viewing the Waterfall Flowing Down Shell Rocks
《Viewing the Waterfall Flowing Down Shell Rocks》

12.潑墨微韻派:大氣潑辣的水墨色氣,却顯出細微神妙的濃郁韻味。

2015年3月紐約貞觀春季拍賣會上

2015年在世界的藝術中心-紐約所舉行的春季拍賣會上,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一幅“墨荷”,在3月22日的拍賣會場拍得最高價位,其成交價超越蘇富比、佳士得、貞觀等拍賣公司春拍會的最高價。評估專家們認為,該畫是一幅稀世珍品,畫藝高超,渾厚華滋,功夫老辣,鏡心,紙本,評估市場價為1050萬美 元。一開價起拍,即有美國和來自法國巴黎以及東南亞的收藏家們競相舉牌搶拍,最後由美國一位六十歲左右、氣質昂然的白人收藏家以一千六百五十萬美金(不含稅金)奪標,平均每平方英尺為165萬美元,其畫價已名列此次各大拍賣公司春拍水墨畫首位,超過了本季拍賣會上的鄭和、石濤、石魯、吳昌碩、惲南田、齊白石、張大千、徐悲鴻、傅抱石、潘天壽、李可染、黃賓虹、吳冠中、鄭板橋、文徵明等所有大名家拍出的畫價數倍之多。

美國中文網 貞觀春拍當代“墨荷”以1650萬下槌破世界紀錄

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繪畫作品在這世界上是非常稀少的,很多畫家一生中創作了上萬張乃至幾萬張作品在世界上流通,但H.H.第三世多杰羌佛則不然,羌佛創作了非常多的作品,但為了保留精品傳世,羌佛只將大約300幅作品留世,而將自己認為不夠精品的作品一概予以焚燒火化,早年在中國電視台報章雜誌就曾多次報導,因此,現在存留於世的羌佛之畫作成了真正的稀世珍品、國寶級藝術,而且,所有羌佛的原作都加蓋有指紋立體印以防偽假冒品亂世。正是因為羌佛原作的珍貴,所以在春拍之前的預展介紹會上,鑑定家就特別介紹了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這一畫作,稱是整個春拍中最貴重的作品。果然,當該畫以1050萬美金起拍時,收藏家們就紛紛舉牌搶奪,價格不斷攀升,經數輪搶奪,這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收藏家最終以一千六百五十萬美元將該“墨荷”畫搶拍到手。

墨荷
《墨荷》
H.H.第三世多杰羌佛蓮
H.H.第三世多杰羌佛蓮

『蓮』不僅呈現了潑墨留白的高難度技法,而且畫中落筆行墨蒼勁自然無比,金石書卷味全在其中,有的保持中鋒行筆,於筆觸線條微細之處亦能見到氣韻奔流、渾然一體的境界,這種絕世技法變幻莫測讓專家都認為是不可思議的藝術境界。

高潔圖
《高潔圖》

這幅名為“高潔圖”的作品是一幅大師級的蓮花作品。潑墨畫的魅力在於其揮灑的同時創作出作品。空氣中散落著潑墨的壯觀與優雅。沒有絲毫的僵硬,這在平凡的、常見的蓮花作品中,顯得格外與眾不同。這幅作品的魅力之處源自它的清新脫俗。事實上,這正是一種神聖的體現。這幅作品的工筆與意境結合的完美無暇,使之成為一幅獨一無二的作品。畫上的銘文寫道,“看,魅力已現,何需專注在畫的細節之處?”從閱讀銘文,我們可以更了解H.H.第三世多杰羌佛在藝術上的成就與造詣。這種風格屬於“潑墨微韻派”。

秋色烟雲
《秋色烟雲》

13.獷細派;

14.游絲派;

15.版氣派;

16.厚堆色塊派;

NO.13~NO.16 詳細介紹請參考:『歷史上創造成果最多的仁者~《多元風格第三世多杰羌佛流派》13~16』一文。

本文連結:

歷史上創造成果最多的仁者~《多元風格第三世多杰羌佛流派》9~12

延伸閱讀:歷史上創造成果最多的仁者

#第三世多杰羌佛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義雲高大師 #多杰羌佛第三世 #義雲高 #DorjeChangBuddhaIII #HHDorjeChangBuddhaIII #微印派 #返璞派 #妙寫派 #潑墨微韻派 #仁者 #蒼茫大地繡藍圖 #永恆奇妙的吸引力 #匠心超越 #神龍世界 #宿士鬧春 #筆上之功 #一塵不染 #行園日曆山 #殻岩瞻布 #墨荷 #高潔圖 #秋色烟雲 #學佛新生活

刘娟忍无可忍 严词逆反 义云高的不言行为

 刘娟忍无可忍 严词逆反 义云高的不言行为

关于“ 第三世多杰羌佛 ”佛号的说明

关于“ 第三世多杰羌佛 ”佛号的说明二零零八年四月三日,由全球佛教出版社和世界法音出版社出版的《 多杰羌佛第三世》记实一书在美国国会图书馆举行了庄严隆重的首发仪式,美国国会图书馆并正式收藏此书,自此人们才知道原来一直广受大家尊敬的 义云高 大师仰谔益西诺布大法王,被世界佛教各大教派的领袖或摄政王、大活佛行文认证,就是宇宙始祖报身佛 多杰羌佛 的第三世降世,佛号为 第三世多杰羌佛 ,从此,人们就以“南无 第三世多杰羌佛 ”来称呼了。这就犹如释迦牟尼佛未成佛前,其名号为悉达多太子,但自释迦牟尼佛成佛以后,就改称“南无释迦牟尼佛”了,所以,我们现在称“南无 第三世多杰羌佛 ”。尤其是,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二日,美国国会参议院第614号决议正式以His Holiness来冠名 第三世多杰羌佛 (即 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从此南无 第三世多杰羌佛 的称位已定性。而且, 第三世多杰羌佛 也是政府法定的名字,以前的“  义云高  ”和大师、总持大法王的尊称已经不存在了。但是,这个新闻是在南无 第三世多杰羌佛 佛号未公布之前刊登的,那时人们还不了解佛陀的真正身份,所以,为了尊重历史的真实,我们在新闻中仍然保留未法定 第三世多杰羌佛 称号前所用的名字,但大家要清楚,除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的名字是合法的以外,在未法定之前的名字已经不存在了。

刘娟忍无可忍严词逆反义云高的不言行为

针对部份媒体不实报导刘娟气愤 发表经公证的书面声明

 刘娟忍无可忍 严词逆反 义云高的不言行为

天天日报 A8 华人社会 第4283期

二〇〇三年八月廿日星期三

● 苹果日报、广州信息时报、千龙网及转载该报的中美台各媒体所指称被吴文投诈骗集团诈骗数千多万元的台湾商人刘娟八月在洛杉矶发表一份声明指出,佛法大师 义云高 从未诈骗过她和她丈夫的钱,事实上反而是她数次主动要供养 义云高 大师百万及数千万元都被义大师坚决拒绝。她说, 义云高 大师连弟子主动供养都不收受,反而被诬害成诈骗!这些人实在太恶毒了。至于她和喜饶根登(吴文投)完全是生意上的正当往来,完全与义大师无关,吴文投没有诈骗她,作为这件事的当事人,她有责任澄清事实真相, 还 义云高 大师清白。

刘娟上述证词系以文字书写签名盖上手印后10日经公证处公证后提供给新闻媒体作为澄清。

刘娟离开中国到美国,为大师写了严肃的证词,她并亲自带到中国驻美洛杉矶总领馆公证了的,她多次请求 义云高 大师将她的证词公布,但 义云高 大师告诉她:「不要执着这些是非罢!」一句「阿弥陀佛」就了了。刘娟表示由于义大师不计执的伟大胸襟更让她觉得自己必须挺身而出把事实真相说出来,她终于严词逆反义大师不言行为。

因此她又重新写一份声明书, 她在声明书中写出,她拜师学佛已经好几年,她曾多次想供养义大师,但都被拒绝,第一次她和她丈夫拿了一百万元人民币要供养义大师,被义大师拒绝。最让她刻骨铭心的一次是在一九九六年的一天,她到大师的住宅拜见大师,由于前几天当地狂风暴雨,大师的住宅被大水淹没,已是面目全非,地板很多翘起来,墙纸也脱落,真是惨不忍睹,她看到后心想,这么伟大无私的人竟然住在这样的环境里,心里实在难过,于是她便对上师和师母说她要拿出一千多万的私房钱,为上师重新买一套房子,但是上师坚决拒绝,师母也拒绝,当时她哭着求云高大师答应,但大师无论如何也不答应。她说:「大师处处都替弟子着想、替我们众生着想!尽管自己是伟大的超凡之 辈,可从来就过着普通人的生活!尽管自己妙谙五明,显密俱通,可从来就不向人炫耀张狂! 大师的胸襟,大师的慈悲,大师的博学多才常常都让我们作弟子的感动和引以为傲。」没想到诈骗的罪名竟然强加在义大师头上,更可耻的是一个所谓的全国三宝护持总会把各种不实的报导编纂发行,这是侮辱三宝,是代表邪恶的行为,令她不平且愤慨。

刘娟说,大师道德超凡,圣洁无私,忍辱无执,但她不能再沉默了,她对某些媒体及代表邪恶的所谓三宝护持会所作的不符实际状况的报导竟指 义云髙大师及喜饶根登(吴文投)是诈骗她的集团,她既生气又难过,她再次强调 义云高大师及喜饶根登从来就没有诈骗过她们夫妇,希望有关媒体应该双面调查了解,不该对这么伟大无私的人物进行人身攻击和侮辱,应该澄淸与赞叹,才是真正的道德行为,才是真正做人的根本。


延伸阅读:

义云高大师是法王高僧(世界日报)

#第三世多杰羌佛 #义云高大师  #义云高 #多杰羌佛 #义大师

歷史上創造成果最多的仁者~《多元風格第三世多杰羌佛流派》5~8

在我們地球的人類 歷史上,出現過無數創造成果的人士,由於依靠創造,社會才發展,也才利益了人類,豐富於世界,才使得這個世界變得如此文明進步豐富多彩。

但是,要說歷史上人文創造成果力最強的仁者,當屬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無疑!H.H.第三世多杰羌佛一個人在不同的領域裡獨創了三十個大類的成就,成為這個世界有史以來創造成果最多的第一人,這是史無前例的,而且,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倫理道德也是最崇高的,祂發下並踐行的願力是:他人的一切造業罪過由祂承擔,祂種的一切善業功德全給大家!無論何時何地,H.H.第三世多杰羌佛   都以自己的道德境界和學識成就無私地為整個人類的幸福利益服務,按照祂的願力在做,是真正無私利他的仁者。

  在這裡,對H.H. 第三世多杰羌佛創造的三十個大類中的二十九類不說,只就三十大類之一繪畫的成就,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除了能夠繪畫世界上現有的具象派、抽象派、筆劃線條派、印象畫派等之外,還獨立首創了十六個與眾不同的畫派,分別名為:

1.超實派;

2.抽象韻味派;

3.文風派;

4.放發派;

5.朦朧派;

6.鄉童派;

7.繁卷派;

8.潑墨線條寫真派;

9.微印派;

10.返璞派;

11.妙寫派;

12.潑墨微韻派;

13.獷細派;

14.游絲派;

15.版氣派;

16.厚堆色塊派;

很多畫家窮一生之力,專攻某一題材才形成某一流派、獨立於一種風格,但是,H.H. 第三世多杰羌佛不謹創立了十六個畫派,並且將每一派種畫風都推到了高峰的完美藝術境界,形成了歷史上任何人都無法與之比擬的、自成獨立的《多元風格 第三世多杰羌佛流派》!

下面即是H.H.第三世多杰羌佛 創始的十六個畫派的代表作。

1.超實派;

2.抽象韻味派;

3.文風派;

4.放發派;

NO.1~NO.4 詳細介紹請參考:『歷史上創造成果最多的仁者~《多元風格第三世多杰羌佛流派》1~4』一文。


歷史上創造成果最多的仁者

《多元風格第三世多杰羌佛流派》5~8

三世多杰羌佛的繪畫藝術,從中國傳統繪畫中吸取了豐富的真髓,他不僅只求宋、元、明、清的文人化傳統,還信手拿捏宋代以前那種雄奇壯觀,大氣清韻的法度,但又決非以某家某派之舊徑而學筆,師古筆墨,並師造化,融匯新意,自成一體,以獨創特有的藝術成就自成一家,獨領風騷。仔細研究三世多杰羌佛的繪畫藝術,不難發現傳統墨緣和品類,變法創新之神髓,比起前輩畫家的作品,是有過之而無不及的,三世多杰羌佛所創作的中國畫的類別非常多,因此我們根據類別,以最少量的篇幅選作對比鑑賞。

《多杰羌佛第三世》-中國畫第389~391頁

《多杰羌佛第三世》-中國畫第389~391頁 PDF下載

5.朦朧派-即是以虛實幻化筆意取物造型,得其似是而非,在筆觸和色韻上產生強烈的虛無縹緲筆意、虛實不定的朦朧狀的筆情墨趣。

第三世多杰羌佛創始的十六個畫派-朦朧派-高足寶馬兮
第三世多杰羌佛創始的十六個畫派-朦朧派-高足寶馬兮

This painting coherently unites realism and small-scale freehand brushwork as well as the use of haze and clarity.

高足寶馬是一種擁有巨大能量的純種馬。它的腿比其它的馬長,鬃毛也比其它品重的馬長而壯。當這寶馬出汗時會流出血紅色的汗水。根據古老的傳說,它是所有馬匹之中最珍貴的品種。它能日行超過三百英里。堅挺的長鬃毛和英俊的外表是其突出之處。

作品描述:

誘人的景象、草原、湖泊、天空、和大地都被淋漓盡致地呈現在畫紙上。羌佛將“朦朧派”的手法運用在實現中,連貫統一地結合了寫實和寫意,以及像霧又似真的手法。營造了一種似是而非的獨特意境。

這幅畫運用了極為罕見的繪畫技術,結合了虛實的手法來呈現馬毛。遊絲般的馬毛薄而堅韌。你能清晰看到陽光照射在鬃毛上的那種自然。此外,還能在每根鬃毛上看到顏色的對比和明暗的變化。馬匹的毛髮效果既真實又自然。

古老的柏樹並不需要不同色調的綠色來裝飾它。樹的神和態都被羌佛捕捉於筆下。幾片紅葉更令這背景增添了幾分優雅的魅力。這幅作品最困難的部分是畫它的根、樹幹和樹葉,羌佛利用筆尖部份作畫,看似隨心隨意但又不失大師風範。這種繪畫方法是不易掌握的,需要有紮實的文學、書法、繪畫功底以及高尚的道德內涵才能做到。

從繪畫風格和細節中,我們可以感受到羌佛深厚的內在修養。羌佛的才華和豐富的文學能力,於此畫中隨處可見。筆觸彰顯了其熟練、充滿活力地大師風範,任運自如且不落俗套,反映了繪畫和書法的最高水平。能畫出如此藝術作品,不單是一位文學巨匠,更是一位偉大的藝術大師。

H.H.第三世多杰羌佛創始的十六個畫派-MENLONG 朦朧派-北上冬枝
H.H.第三世多杰羌佛創始的十六個畫派-MENLONG 朦朧派-北上冬枝

作品賞析:

山頂、屋瓦、樹枝、地上,積滿靄靄白雪。勤勞的人們晨起踐嚴霜早早出門,飄落的雪花慢慢遮蓋腳印,屋裡一片靜悄悄。屋外銀裝素裹,冬枝在寒冬臘月裏傲然挺立。不一樣的生命,一樣的頑強。


6. 鄕童派:

法國巴比松畫派的風景畫大師柯羅曾這樣說: 願上帝每一天都賜給我孩子般的心靈,讓我如孩子一般,單純地觀察世界……

貓頭鷹
※貓頭鷹※

作品描述

這是一幅寫意國畫,具有夢幻現實主義氣息。作品中既有東方繪畫的意境,又具有西方現代繪畫的明快與純粹。

從畫面的提款可知,這幅作品,是H.H.第三世多杰羌佛在成都寶光禪院西花園所作。1981年7月,義雲高大師通過省有關部門的正式考試,由省政府簽發公函、以特殊人才正式被聘到四川名刹寶光寺,列入國家正式編制,從事文物保護、古字畫修復和書畫創作。青年時代的H.H.第三世多杰羌佛在這裡嶄露出五明智慧的鋒芒。

《憶母山莊》
《憶母山莊》

作品描述 生動活潑的畫面,獨特優美的畫風,柔軟的線條,純真的場景,有著孩子般的天真,畫境讓人心情愉悅。無論身處何方,景與情就在眼前。


7繁卷派:以繁多的筆觸展顯書卷氣效果,其萬千繁筆而不亂,出顯學識淵博的才華。

《下江搖渡》
《下江搖渡》

作品描述:

水天相間,感受山水的美好景象,勤勞的擺渡人早早地下江,成為畫中另一道風景。 山、水、樹、船、人……如此多的筆墨,卻錯綜有序,繁而不亂。讚嘆這驚人的畫技!

《雲水秋歌》
《雲水秋歌》

作品描述:

雲霧繚繞的山群、清澈的河水、湍流的瀑布、清涼的山泉、素雅的農舍…淳樸的漁夫正在打魚的畫面,還有樸實的農民上山砍柴的場景。通過這一幅水墨作品,把大自然的原始狀態以及百姓的生活百態展現得淋漓盡致。從這幅作品中,令人感受到淳樸、和諧、寧靜的氛圍。


8.潑墨線條寫真派:用潑墨結合中鋒線條書寫技法為一體,畫出真山真水真貌。

桃花山莊之龍潭湖
桃花山莊之龍潭湖

作品描述:

這是一幅描繪四川灌縣龍潭的寫實作品。羌佛運用“潑墨線條寫真”的繪畫手法,勾畫出了真實的山、水、云、霧。畫中描繪了當時天快要下雨的場景,天、地、水,形成同一種澎湃的基調,好似龍捲風即將出現。天空烏雲密佈,形成一股強大的氣場和一種激動人心的氛圍。羌佛將潑墨的繪畫手法應用于此畫中,利用筆尖勾畫線條完成這幅生動的風景畫。如此真實生動的藝術作品,體現了羌佛高深的潑墨繪畫技巧和細緻的繪畫手法。這是一幅發人深省的山水畫,可以陶冶我們的情操。

1995年《中國人物年鑑》刊載了義雲高大師(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卓越非凡的成就。

二十世紀八十年代,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創作了大量的人物、花鳥、山水畫作品,把千百年來潛藏在中華文化中的宇宙人生之真諦,融於繪畫創作,畫出了一大批驚世駭俗的國畫作品。

《峨眉一角》
《峨眉一角》

9.微印派;

10.返璞派;

11.妙寫派;

12.潑墨微韻派;

NO.9~NO.12 詳細介紹請參考:『歷史上創造成果最多的仁者~《多元風格第三世多杰羌佛流派》9~12』一文。

13.獷細派;

14.游絲派;

15.版氣派;

16.厚堆色塊派;

NO.13~NO.16 詳細介紹請參考:『歷史上創造成果最多的仁者~《多元風格第三世多杰羌佛流派》13~16』一文。

本文連結:

歷史上創造成果最多的仁者~《多元風格第三世多杰羌佛流派》5~8

延伸閱讀:

歷史上創造成果最多的仁者

#第三世多杰羌佛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DorjeChangBuddhaIII #HHDorjeChangBuddhaIII #義雲高大師 #義雲高 #朦朧派 #鄕童派 #繁卷派 #潑墨線條寫真派 #仁者 #高足寶馬兮 #北上冬枝 #貓頭鷹 #憶母山莊 #下江搖渡 #雲水秋歌 #桃花山莊之龍潭湖 #峨眉一角 #學佛新生活

歷史上創造成果最多的仁者~《多元風格第三世多杰羌佛流派》1~4

第三世多杰羌佛

在我們地球的人類 歷史上,出現過無數創造成果的人士,由於依靠創造,社會才發展,也才利益了人類,豐富於世界,才使得這個世界變得如此文明進步豐富多彩。

但是,要說歷史上人文創造成果力最強的仁者,當屬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無疑!H.H.第三世多杰羌佛一個人在不同的領域裡獨創了三十個大類的成就,成為這個世界有史以來創造成果最多的第一人,這是史無前例的,而且,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倫理道德也是最崇高的,祂發下並踐行的願力是:他人的一切造業罪過由祂承擔,祂種的一切善業功德全給大家!無論何時何地,H.H.第三世多杰羌佛   都以自己的道德境界和學識成就無私地為整個人類的幸福利益服務,按照祂的願力在做,是真正無私利他的仁者。

  在這裡,對H.H. 第三世多杰羌佛創造的三十個大類中的二十九類不說,只就三十大類之一繪畫的成就,H.H. 第三世多杰羌佛   除了能夠繪畫世界上現有的具象派、抽象派、筆劃線條派、印象畫派等之外,還獨立首創了十六個與眾不同的畫派,分別名為:

1.超實派;

2.抽象韻味派;

3.文風派;

4.放發派;

5.朦朧派;

6.鄉童派;

7.繁卷派;

8.潑墨線條寫真派;

9.微印派;

10.返璞派;

11.妙寫派;

12.潑墨微韻派;

13.獷細派;

14.游絲派;

15.版氣派;

16.厚堆色塊派;

很多畫家窮一生之力,專攻某一題材才形成某一流派、獨立於一種風格,但是,H.H. 第三世多杰羌佛不謹創立了十六個畫派,並且將每一派種畫風都推到了高峰的完美藝術境界,形成了歷史上任何人都無法與之比擬的、自成獨立的《多元風格 第三世多杰羌佛流派》!

下面即是H.H.第三世多杰羌佛 創始的十六個畫派的代表作。

歷史上創造成果最多的仁者

《多元風格第三世多杰羌佛流派》1~4

下面即是H.H.第三世多杰羌佛 創始的十六個畫派的代表作。

1.超實派-比真實境的更真、更情調,質感更強、更細微、更美。

H.H.第三世多杰羌佛創始的十六個畫派: 超實派
H.H.第三世多杰羌佛:超實派
H.H.第三世多杰羌佛創始的十六個畫派: 超實派

2.抽象韻味派-把真實形象變態,以水墨氣韻得到脫俗的是與不是之象。

三世多杰羌佛的繪畫藝術,從中國傳統繪畫中吸取了豐富的真髓,他不僅只求宋、元、明、清的文人化傳統,還信手拿捏宋代以前那種雄奇壯觀,大氣清韻的法度,但又決非以某家某派之舊徑而學筆,師古筆墨,並師造化,融匯新意,自成一體,以獨創特有的藝術成就自成一家,獨領風騷。仔細研究三世多杰羌佛的繪畫藝術,不難發現傳統墨緣和品類,變法創新之神髓,比起前輩畫家的作品,是有過之而無不及的,三世多杰羌佛所創作的中國畫的類別非常多,因此我們根據類別,以最少量的篇幅選作對比鑑賞。

《多杰羌佛第三世》-中國畫第389~391頁

抽象韻味派
H.H.第三世多杰羌佛:抽象韻味派。故土(寫意花鳥)故土(寫意花鳥)

3.文風派-帶文人書卷氣,具有文人書香詩情卷氣的筆上書寫畫功夫。

H.H.第三世多杰羌佛中國畫作品:書畫真源H.H.第三世多杰羌佛中國畫作品:書畫真源

這幅被稱為“書畫真源”的畫,是刻有 “雲高益西諾布”(也被稱為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名字。此畫是在加利福尼亞州的洛杉磯創作的,畫裡清楚地展現了羌佛的藝術才華。羌佛淵博的學識與高超的繪畫技巧滲透在每個筆觸裡,擺脫了世俗的束縛與俗氣。這種繪畫風格被稱為“文風派”,它能帶你走進書法和繪畫的真正意境。全畫都充滿着書卷氣。

H.H.第三世多杰羌佛中國畫作品:蟬聲The Sound of a Cicada 蟬聲

這幅作品運用了隨意的繪畫手法描繪了一個真實自然的場景。這幅畫給人一種活潑感。蟬在寒冷的天氣里棲息在高處枝椏上。圖像自然、逼真。描繪蟬的筆法細緻。這幅作品的點睛之筆在於用了隨意的描繪手法表現了自然,沒有任何世俗之處。 從這幅作品中我們可以看出H.H.第三世多杰羌佛成熟的繪畫手法。這幅《蟬聲》是祂很早之前所畫的,那時祂的繪畫技巧和手法已經成熟又生動。

H.H.第三世多杰羌佛創始的十六個畫派: 文風派
H.H.第三世多杰羌佛創始的十六個畫派: 文風派

4.放發派-放發神韻天成,墨氣活而自然,生發出動態的放發墨韻效果享受。

H.H.第三世多杰羌佛創始的十六個畫派-放發派「靈貓」H.H.第三世多杰羌佛創始的十六個畫派-放發派「靈貓」

This delightful painting style is lively yet natural, producing a dynamic and fascinating effect from scattered ink.

「靈貓」這一幅畫創作於一九九一年,屬於 第三世多杰羌佛 創始的十六個畫派之一 的“放發派”風格,除第三世多杰羌佛 以外,在世界上找不到第二位藝術家能畫出 這種神妙技法。平面裡蘊含神韻奇蹟,任何人都無法用手筆複製成功,這種創作技 法來於智慧境界,所以不是凡品書畫。其配境寥寥幾筆,金石書卷味全在其中,神 形兼備,是真正達到惜墨如金,是絕對的書畫頂峰藝術。此畫珍貴無比, 第三世多杰羌佛  已將此類神韻畫封筆,沒有再畫這類無上精作了,因此,這已成為絕版藝術。

小尺幅的「靈貓」限量一百張複製件之一曾以二十五萬三千美元拍出,以每英尺計 算,「靈貓」是世界上複製品畫的最高價,所以說,世界上最著名的頂級大師的複製品畫也沒有賣到 第三世多杰羌佛 的複製品畫的價位。

CAT OF UNIQUE CHARM

One of the most superb paintings of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The painting “Cat of Unique Charm” was created in 1991 and belongs to the “Fangfa School,” one of the 16 schools of painting founded by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 Except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 no one else can paint using this marvellous technique. Magical appeal underlies this painting. This creative technique comes from a state of wisdom. That is why it is not an ordinary painting. The accompanying scene near the cat was painted with only a small number of brush strokes yet contains the style of stone seals and an air of scholarship. Both the form and spirit of the scene are captured. This work is truly one in which ink was masterfully used in a sparing way.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has decided not to make this genre of magically charming paintings anymore. He has not since created another work of unsurpassed artistry in this same genre. Thus, this painting is a form of art that has been discontinued. One of the one hundred limited release copies of this small-scale painting “Cat of Unique Charm” sold at auction for US$253,000, which is the highest per square foot selling price of any duplicate painting in the world. The prices of sold duplicate paintings by the most famous first-rate masters of art in the world cannot match the prices of sold duplicate paintings by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

第三世多杰羌佛 (當代)

「靈貓 」 限量品,設色紙本鏡心

限量品一百張之第二十張,與原件尺寸相同

款識:智云義者 又之

第三世多杰羌 簽字:限量一百張之第二十原尺寸

鈐印:(智云义者)(第三世多杰羌)(義)

27 5 16 x 17 11 16 in.

69.4 x 44.9 cm.

出處:貞觀拍賣 名家書畫精選

紐約貞觀國際拍賣公司:http://www.gianguanauctions.com/cindex.htm


5.朦朧派;

6.鄉童派;

7.繁卷派;

8.潑墨線條寫真派;

NO.5~NO.8 詳細介紹請參考:『歷史上創造成果最多的仁者~《多元風格第三世多杰羌佛流派》5~8』一文。

9.微印派;

10.返璞派;

11.妙寫派;

12.潑墨微韻派;

NO.9~NO.12 詳細介紹請參考:『歷史上創造成果最多的仁者~《多元風格第三世多杰羌佛流派》9~12』一文。

13.獷細派;

14.游絲派;

15.版氣派;

16.厚堆色塊派;

NO.13~NO.16 詳細介紹請參考:『歷史上創造成果最多的仁者~《多元風格第三世多杰羌佛流派》13~16』一文。

本文連結:

歷史上創造成果最多的仁~《多元風格第三世多杰羌佛流派》1~4

延伸閱讀:歷史上創造成果最多的仁者

#第三世多杰羌佛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DorjeChangBuddhaIII #HHDorjeChangBuddhaIII #超實派 #抽象韻味派 #文風派 #放發派 #仁者 #書畫真源 #故土 #蟬聲 #靈貓 #學佛新生活

《多杰羌佛第三世》-預知時辰,結印坐化(P235-236頁)

《多杰羌佛第三世》-預知時辰,結印坐化

預知時辰,結印坐化

  我叫赤烈爾,是多杰羌佛第三世雲高益西諾布頂聖如來的弟子,我慎重發誓,若我在下文所述的一切是為了矇騙眾生,誤導眾生走邪道,我墮金剛地獄!若是真實不虛,我解脫大成就,眾生享福。

  我母親趙賢雲,1991年5月病危入住成都市八醫院。主治醫生邱仁祺教授檢查後,確診心、肝、脾、肺、腎均已衰竭。幾天後,母親呈半昏迷狀態,邱教授通知我們準備後事,不可耽誤。我和慧漢達師兄急忙趕到佛陀上師的下榻處,請求佛陀上師留住我母親,學法後再往升。起初佛陀上師不答應,說:「我沒有這個本事把要死的人留下來。」我們堅信只有佛陀上師能辦到,就長跪不起,苦苦哀求。慧漢達師兄說:「現在天氣炎熱,遺體腐爛得快,不利於做佛事,求佛陀上師留到秋涼十月間吧!」我痛哭流涕,苦求佛陀上師,佛陀上師才說:「我試一試吧!儘量吧!」

  謝了佛陀恩師,我們急忙趕回醫院,奇蹟出現了,母親清醒了,一醒來就喊餓,竟然吃了一大碗肉圓湯。邱教授一檢查,心肝脾肺腎的功能都恢復正常了,教授驚奇萬分,說這簡直是奇蹟!由於母親已沒有病了,三天後,母親出院了。佛陀上師把我塵緣已盡的母親留了下來,並傳給了她密法。

  轉眼到了9月30日,佛陀上師突然通知我:「你媽媽10月5日要圓寂了。」我大吃一驚,又求佛陀上師多留母親一段時間,佛陀上師訶斥我:「你們當初要求就是留到秋涼,大概是你母親練了靜坐佛法病好了,我哪裡留得了她?上一次你媽媽是到閻王那裡報到,但這一次是去極樂世界,是去好地方嘛!」我趕快回家再多陪母親幾天。

  10月2日下午三點過,成都的周師兄陪同佛陀上師來我家,佛陀上師為我母親開示:「我們學佛修行的目的就是要成為最善良的人,幫助他人幸福,了生脫死,脫離輪迴。去極樂世界就脫離輪迴了,極樂世界好得很,思衣得衣,思食得食,還要聽聞阿彌陀佛講佛法。」母親問佛陀上師:「佛陀上師啊!極樂世界的風景好不好呢?」佛陀上師說:「你看過成都青羊宮的燈會沒有?極樂世界的風景比燈會好百千萬倍都不止……」佛陀上師開示了很多有關極樂世界的妙境,我母親越聽越高興,恨不得馬上就去極樂世界,母親還對我說:「我還沒有老鞋(專給過世的人穿的平口步鞋)呢!」大家都笑了。

  周師兄在當場問:「佛陀上師啊!您今天怎麼給老媽媽全都開示這些事情呢?」佛陀上師說:「她大後天就要往升極樂世界了,不但要走,還要坐化!」

  當天傍晚,我們送母親回新繁老家與親人團聚告別。親戚朋友來了好幾十人,媽媽陪客人玩紙牌玩到晚上12點過才休息。親人們見母親身體那麼好,滿面紅光談笑風生,誰都不相信她三天後要圓寂。第二天我們請來照相師照了一張全家福後,回到了成都。

  10月4日下午,慧漢達師兄請示佛陀上師:「我媽媽是不是今天晚上圓寂?在哪裡圓寂好呢?」佛陀上師說:「要等到明天,最好到珠寶街,那裡有天井(院子),好做佛事。」慧漢達師兄請求佛陀上師留下來幫媽媽修法,可是佛陀上師不同意留下來,並說:「她臨走的一分鐘,我會來的。」傍晚,我們陪母親走到了珠寶街33號。所有的兄弟姐妹都來了,圍在母親床前,準備與母親送行,一家人很高興地聊到天亮。

  5日上午9點過,佛陀上師來珠寶街處理其他佛事,慧漢達師兄請示:「我岳母現在精神還很好,剛剛吃了早飯,紅光滿面的,是不是迴光返照要走了?」佛陀上師說:「什麼迴光返照哦!是還沒到時間,到了時間佛菩薩會來接她的,我答應過你媽媽,在最後一分鐘我會親自來送她的。」

  10點過,母親突然從床上坐起,叫大家趕快唸佛,自己則打上了盤腿,結起了佛陀上師傳給她的秘密手印開始修法,很快就快沒有氣了,我們叫她,她也無法應聲了,糟了!媽媽死了!全家人慌成一團,就在這時11點過,佛陀上師來了。佛陀上師開始修法,我坐在門口護壇,才過了十分鐘,突然,天空出現五光十色的祥雲,圍繞著觀世音菩薩降臨!這時,我家的房頂上忽然升起一團蓮花般的白光霧,白霧中放出雪白的光芒,我媽媽盤腿結印坐在白光中,有時看得到,有時又不見,慢慢升到觀世音菩薩的方向,觀世音菩薩駕著白雲帶著我母親漸漸升空遠去了。我被眼前的聖境感動著,望著天空,呆若木雞,突然耳邊響起佛陀上師的聲音:「你媽媽已經往升了!」我這才回過神來,房間裡,母親依舊紅光滿面,面帶微笑,盤腿結著手印坐在床上。我們伸手到離母親頭頂一寸高的地方,哎呀!簡直像蒸氣一樣,熱氣直往上沖,這是往升極樂世界的人才有的現象!全家都非常高興,與媽媽照相留念。去相館沖洗時,相館師傅說:「這位婆婆在念佛啊!」他根本不知道那是已經圓寂的法體。

  鄰居朱婆婆,跟我家素無往來。朱婆婆告訴李孝蓮師姐,她5號上午看見觀世音菩薩出現在天空,接走了一位老婆婆,李師姐便帶她來到我家,朱婆婆一見我母親的法體便激動地說:「對!對!對!就是這個婆婆,我看見觀世音菩薩接走的就是這個婆婆!」消息傳開,附近的居士們成群結隊地來瞻仰我母親,我家被擠得水泄不通,人來人往。鄰居蒲先生說:「這家人哪裡像在辦喪事,我看他們比嫁女兒、娶媳婦辦喜事還熱鬧,還高興!」

  10月11日,我們請來寶光寺的普成大法師為母親裝靈龕,他一進門一看見我母親,念了一聲「阿彌陀佛!」說:「老姐子,你是遇到了真正的佛菩薩渡了妳!又是義大師(即三世多杰羌佛——編者注)的弟子吧!看妳,走的時候還盤腿打坐結三寶大印,真是了不得!我在寶光寺幾十年,負責入龕荼毗往生的人,大法師、大和尚我裝得不少,除了王大居士,沒有一個像這位居士婆婆這樣殊勝的﹗」

  送母親去寶光寺荼毗的路上,天樂天鼓之聲一直隨著車隊從成都到寶光寺,歷時約有40多分鐘,且越來越大聲,大家都合掌謝恩不已。神奇的是汽車上沒有放任何電器聲!

  第二天一早荼毗時,我們五、六十位親戚和師兄弟們,親眼看見母親的法體旁邊全是金色的火蓮花圍繞,額頭、喉部、心輪處燒出了白紅藍三種顏色的種子字,在場的人無不歡欣鼓舞,信心倍增,更是感念佛陀上師的恩德,將我母親送到極樂世界!當今世上,有哪一個大活佛、大法師能提前預知別人的圓寂時辰分秒不差?誰能把壽緣已盡的人想留多久就留多久?誰能說請哪位佛菩薩來接引就是哪位佛菩薩來接引?這一切,都只有在三世多杰羌佛的教授下才會出現啊!

佛弟子 赤烈爾


https://drive.google.com/file/d/1-aUaKVun4AWebjVzBubwD8Iy5ZW4ieVW/preview?


預知時辰,結印坐化 PDF下載


Time of Death Predicted,

Passing Away in Cross-Legged Meditative Posture with Hands in Mudra

       My name is Chi Lie Er, a disciple of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Wan Ko Yeshe Norbu Holiest Tathagata. I would like to make a solemn vow. If all that I describe in the following is for the purpose of deceiving living beings and misleading living beings into taking an evil path, I will descend into Varjra Hell! If all that I describe is true and authentic, I will be liberated and will attain great accomplishment, and living beings will enjoy good fortune.

In May of 1991, my mother, Xianyun Zhao, was critically ill and was taken to the Eighth Hospital in Chengdu City. After examination by the Chief Resident, Professor Qiu, it was confirmed that her heart, liver, spleen, lungs and kidneys were all failing. A few days later, she was in a partial coma. Professor Qiu notified us to prepare for her funeral arrangements without delay.

       Brother Hui Han Da and I rushed over to where the Buddha Master resided and pleaded with the Buddha Master to keep my mother alive until she learned dharma. At first, the Buddha Master did not agree and said, “I do not have the ability to keep a dying person alive.” Firmly believing that only the Buddha Master could make this happen, we knelt down for a long time without getting up, begging piteously and earnestly. Brother Hui Han Da said, “The weather is very hot now. The remains get rotten very quickly, which is not advantageous for performing certain Buddhist rituals. I beseech the Buddha Master to keep our mother alive until it is the cool weather of fall in October!” I cried my heart out and piteously begged the Buddha Master. The Buddha Master then said, “I will try! I will do my best! However, this is against the laws of impermanence, and I do not have such merit at all.”

       After expressing my appreciation to my respected Master, we hurried back to the hospital. A miracle had happened! My mother regained consciousness. As soon as she was conscious, she was hungry, asking for food. To my surprise, she ate a large bowl of meatball soup. Professor Qiu did an examination on her and found the function of her heart, liver, spleen, lungs, and kidneys had returned to normal. The professor was extremely surprised and said this was a miracle indeed! Because my mother was no longer ill, she left the hospital three days later. The Buddha Master had kept my mother, whose karmic condition with this world was about to end, alive and transmitted to her the dharma of Esoteric Buddhism.

       With time going by so fast, it was soon September 30th. Unexpectedly, the Buddha Master notified me, “Your mother is going to pass away on October 5th.” This was a big surprise to me, and once again I begged the Buddha Master to prolong her life for another period of time. The Buddha Master scolded me. “Originally, you pleaded to keep your mother alive until the fall when it was cool. Perhaps it is because your mother has practiced meditation and Buddha-dharma that she has recovered from her illness. How can I keep her alive? Besides, last time your mother was going to Yama (the deity who is the ruler of Hell). This time your mother will go to the Western Paradise of Ultimate Bliss. She is going to a wonderful place!” I hurried back home to stay with my mother for a few more days.

       On October 2nd, just after 3:00 p.m., Brother Zhou from Chengdu accompanied the Buddha Master to my house. The Buddha Master expounded the following dharma to my mother. “The purpose of learning Buddhism and cultivation is to become a more benevolent person who furthers the well-being of others, ends the sufferings of life and death, and attains liberation from the cycle of reincarnation. Going to the Western Paradise of Ultimate Bliss is attaining liberation from the cycle of reincarnation. The Western Paradise of Ultimate Bliss is a very wonderful place. When you think of clothes, you will have the clothes. When you think of food, you will have the food. Also, you can listen to Amitabha Buddha expound the Buddha-dharma.” My mother asked the Buddha Master, “Buddha Master! How is the scenery of the Western Paradise of Ultimate Bliss?” The Buddha Master said, “Have you seen the lamp festival of Qing Yang Temple in Chengdu? The scenery in the Western Paradise of Ultimate Bliss is hundreds and thousands of times better.” The Buddha Master continued to expound many wonderful states in the Western Paradise of Ultimate Bliss. The more my mother listened, the happier she became. She could not wait to visit the Western Paradise of Ultimate Bliss. She even said to me, “I haven’t prepared the old shoes yet (special shoes made for people who pass away).” Everyone laughed.

   Brother Zhou asked, “Buddha Master! Why did you give the elderly mother discourses on all those subjects today?” The Buddha Master replied, “She is going to the Western Paradise of Ultimate Bliss. And, not only that, she is going to pass away in a cross-legged meditative posture!”

       The same evening, we returned with my mother to the old house in Xin Fan for a family reunion and farewell gathering. Several dozens of relatives and friends had come. My mother played cards with the guests until 12 o’clock at night and then rested. The relatives saw that my mother’s health was in a very good condition. Her face was rosy and radiant. She talked and laughed merrily. No one would ever believe that she was going to pass away in three days. The next day, after arranging for a photographer to come over and take pictures of the whole family, we headed back to Chengdu.

       On the afternoon of October 4th, Brother Hui Han Da asked the Buddha Master, “Will my mother-in-law pass away tonight? Where will be the best place for her to pass away?” The Buddha Master replied, “It has to wait until tomorrow. The best place to go is Jewel Street because of the courtyard, where it will be convenient to perform Buddhist rituals.” Brother Hui Han Da pleaded to the Buddha Master to stay and assist my mother in practicing dharma. But the Buddha Master did not agree and said, “A minute before she is going to pass away, I will come.” In the evening, we walked with my mother to 33 Jewel Street. All of the brothers and sisters came, surrounding her bed and preparing to see my mother off. The entire family happily chatted until the next morning.

       Some time after 9 o’clock on the morning of October 5th, the Buddha Master came to Jewel Street to make other Buddhist arrangements. Brother Hui Han Da asked the Buddha Master, “The spirit of my mother-in-law is still very well. She just ate her breakfast, and her face was radiant and rosy. Is this a sign of a sudden spurt of vigor just before death and is she ready to leave?” The Buddha Master said, “What does it have to do with a sudden spurt of vigor just before her death? The time has not come yet. When it is the time, Buddhas and Bodhisattvas will arrive and escort her away. I have promised your mother-in-law that I will personally see her off in her last minute.”

       It was just past 10 o’clock. All of a sudden, my mother sat up from the bed and called everyone to recite immediately the name of Amitabha Buddha. She then arranged herself in the cross-legged meditative posture, applied the secret mudra that the Master had transmitted to her, and began practicing dharma. Very soon, she was out of breath. We called her, but she could not respond to us anymore. Too bad! My mother had died!

       All of the family members hurried around. It was just past 11 o’clock. The Buddha Master came. The Buddha Master started to practice dharma. I sat by the door protecting the altar. About ten minutes later, suddenly, auspicious and colorful clouds appeared in the sky surrounding the arrival of Kuan Yin Bodhisattva! At this time, abruptly from the top of my house came a cloud of fog containing beams of white light that rose up and appeared just like a lotus flower. Amidst the white fog, which was emitting snow white light beams, my mother was sitting with her hands held in a mudra and maintaining the cross-legged meditative posture. Sometimes this scene could be seen, but sometimes it could not be seen. Slowly, the light rose toward the direction of Kuan Yin Bodhisattva. Kuan Yin Bodhisattva joined the white cloud and escorted my mother, gradually rising up to the sky and into the distance. I was so moved by the holy state in front of my eyes that I stared at the sky dumbstruck. All of a sudden, I heard the voice of the Buddha Master, “Your mother has already been reborn in the Western Paradise of Ultimate Bliss!” At that moment, I retuned to normal.

In the room, my mother’s face was still rosy and radiant with a smile. She was sitting on the bed in a cross-legged meditative posture and holding her hands in a mudra. We reached our hands to about an inch above the top of my mother’s head. My goodness! It was exactly like hot steam, and it went straight up. This was a sign that only applied to people reborn to the Western Paradise of Ultimate Bliss. Everyone was all very happy and took pictures with my mother. When sending films to be developed, the person in the shop said, “This elderly lady is reciting the name of Buddha!” He did not realize that it was the dharma remains (corpse) of my mother who had already passed away.

       The elderly lady Zhu, a neighbor, never socialized with us. She told Sister Xiaolian Li that she saw that Kuan Yin Bodhisattva had appeared in the sky to escort an elderly lady on the afternoon of the 5th. Therefore, Sister Li brought her to my house. Just at the time the elderly lady Zhu saw my mother’s dharma remains (body), she became excited and said, “Right! Right! Right! This was the elderly lady. This elderly lady is exactly the one I saw when Kuan Yin Bodhisattva escorted her away.” The news spread. Group by group, the nearby laypersons came over to look at my mother with reverence. My house was so crowded not even a drop of water could tickle through. People constantly came and left. Mr. Pu, another neighbor, said, “They do not look like they are having a funeral. I even think that they are more cheerful and happier than when they had a wedding in their house.”

       On October 11th, we requested that Great Dharma Teacher Pu Cheng come over to place my mother’s body in a upright Buddhist casket. As soon as he entered the door and saw my mother, he uttered, “Amitabha!” and said, “Elderly sister, you have encountered authentic Buddhas and Bodhisattvas to liberate you. Another disciple of Master Yee 1 again! Look at you. You passed away in a cross-legged meditative posture and hold the Great Mudra of Three Jewels. This is truly incredible! I have stayed in the Bao Guang Temple for dozens of years and have been in charge of placing cremated remains in shrines. I have placed in shrines a lot of remains of great dharma teachers and monks. Except for the great layman Wang, I have never seen such extraordinary signs as this elderly laywoman has shown.”

       During the escorting of my mother to the Bao Guang Temple for cremation, the sounds of celestial music and celestial drums accompanied the motorcade from Chengdu to Bao Guang Temple. These sounds lasted for about forty minutes and got louder and louder. We all put our palms together with endless appreciation and respect. What was magical was that we did not even turn on any electrical sounds in the cars at all!

       In the early morning of the next day during cremation, fifty or sixty relatives and fellow disciples personally witnessed that surrounding the side of my mother’s dharma remains (corpse) were golden fire lotus flowers. During the cremation, seed characters in white, red and blue emanated from her forehead, throat, and heart areas. All of the people attending were joyful, encouraged, and gained a lot of faith from this. We especially appreciated and thought of the virtue and kindness of our Buddha Master, who sent my mother to the Western Paradise of Ultimate Bliss!

       In today’s world, are there any great rinpoches or dharma teachers who can predict the time of someone’s death and be absolutely correct to the exact minute? Who can keep alive a person whose lifespan has come to an end? Who can say that he can request a particular Buddha or Bodhisattva to escort someone away and that particular Buddha or Bodhisattva will comply? All these things can only be demonstrated in the results of the teachings of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Buddhist disciple,

Chi Lie Er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 http://www.hhdcb3office.org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臉書: https://m.facebook.com/hhdcb3office/

學佛新生活:https://buddhismlearning.com/

延伸閱讀:

第三世多杰羌佛 渡生成就

因海聖尊圓滿金剛肉身舍利創下佛史新聖蹟相關報導

籃秀櫻居士往升極樂-盤腿往升,火化拾一百多顆堅固子

#多杰羌佛第三世 #第三世多杰羌佛 # HHDorjeChangBuddhaIII #KuanYinBodhisattva #極樂世界 #阿彌陀佛 #觀世音菩薩 #學佛新生活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爲一個西方人提問說法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爲一個西方人提問說法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爲一個西方人提問說法

     首先,我們要弄清楚一個基本的問題,才能讓你明白:假如我們不來這個世界,我們將會去什麽世界?

     我剛才已經講到,在宇宙中,我們這個地球是宇宙中一個很小很小的、就類似于一顆灰塵那麽小的一個世界,微塵啊,像這類的有生命的世界,在宇宙中不計其數,數都數不清,不知有多少。那這個世界是指的我們這個人類世界,我們的人類世界同時有數不完的有生命的衆生,在佛經上說了,有六道衆生:天人、阿修羅、人道、畜生、餓鬼、地獄,這六道衆生呢,其實是一個大概的概念,它并不是六道衆生,還有若干沒有辦法歸納的衆生,就是經書上歸納不了的衆生。所謂衆生就是,衆者是指所有的一切,生者是指有生命的。

     (翻譯:他說他不明白爲什麽人類衆生在世界上都是邪惡的?)

     我會給你講到的,我必須要從這里理清楚,我講了你才聽得懂的。

     那這之間就是一個因果關係了,互相之間就是一個因果關係了,萬事萬法都是因果,所謂的因果就是有因、種下了因,就會有果。你知道什麽叫因果嗎?

     (翻譯:他說種因得果,但是對他來講,這個理解是壞的。)

     我跟你講,這就是無始劫以來,從無始劫以來,這些衆生的因果而造成了一種共業,在這個世界上生存了,共同的一種業力──共業,大家共有的這種報應,好的報和壞的報、相等同的報,同時聚集在這里來了,當然有好的、有壞的。

     (翻譯:他問是不是陰陽?)

     不是,因果是這樣的,比如說做了某種壞事,做得相當的多,大家都喜歡做那麽一種壞事,他就相同了,然後又有另外的人,做了某種好事,也有相同了,他就累積,就是類聚群分,就分在一起了。這些都是衆生自己養成了他自己一個本質、他的本性,他自己形成了這麽樣一種個性、這麽樣一種本性,然後就變成共同有這樣一種本性,所謂的本性就是他的态度、他的行爲、他的性格,他惡不惡劣呀,就累積在一起了,這所謂的“物以類聚、獸以群分”的道理。

     你們哪個聽得懂的要翻呵,我跟你們講呵,如果沒有對,要指點出來,不可以這樣的,這樣不是一個佛教徒的行爲呵。

     比如說,我們這個地球,也不一定是壞的,好與壞是人爲的,是自我的心态和行爲而造成的感受好與壞,他有他非常不好的一面,但是又有他非常好的一面,爲什麽呢?這都是衆生,凡是衆生,我剛才講的,他的性都各有所具的。比如說豬,就是變成豬,所有的豬要跟豬攪在一起,狗跟狗攪在一起,狼跟狼攪在一起。比如說貓,貓生來它只會跟貓網在一起,它生來就喜歡抓老鼠的,這就是它的本性。狗生來就喜歡保護自己的主人,所以凡是外面的人來,狗都喜歡要叫、要攻擊他。豺狼虎豹生來就是要吃生命的,包括Coyote,也喜歡吃小貓小狗啊。

     (翻譯:他說動物它們不是邪惡的。)

     不,動物跟人是一樣的,不能說人是邪惡的,人,有很多人是非常好的,但也有邪惡的人。

     (翻譯:他說他相信,但是他認爲現在這個時代,是邪惡的人比較多。)

      我要講到的,聽我講。

     這人爲什麽比其他的動物要厲害一些呢?我不能說叫邪惡,叫厲害,啊。爲什麽比其他的動物要恐怖一些呢?因爲人的智商高,所以人就會想出很多主意,而動物想不出來的。比如說,人輕輕就造房子了、造電燈啦,動物就造不了,由于他的智商高。那他爲什麽智商高呢?是由于他多生累劫做了很多善的功德,最後才成了人的。因此人呢,他既然智商高,他就會考慮很多好的和壞的主意出來,自然就會做出很多不如法的事,就顯得邪惡了。用一句很單純的話來說,動物它是很簡單的,所以它就想不來很多主意,其實它們的心一樣的有邪惡的,只是說它沒有辦法想出主意來對付人而已。

     那麽我要說到,爲什麽這些有生命的,包括我們的人,爲什麽會變成這個樣子呢?原因是來源于他的貪嗔痴愛喜怒哀樂,來源于他的利衰毀譽稱譏苦樂,來源于他的五蘊執着塵境、執着五塵而造成的。簡單地說,就是由于自己爲了自己的利益、爲了自己的幸福,由于爲了自己的利益幸福,就執着到自己,一定要自己好,就要把别人好的拿來,就邪惡了。爲了自己的一切成就,就可以把别人一切不顧,所以就邪惡了。最关鍵的就在于有我執,我執,就是我的一種執着,一切爲我,就開始争奪利益,争奪權利,争奪工作,争奪所有一切對我好的。加上人的智商高,就會打很多主意、想很多辦法,所以就邪惡。

     學佛的目的,就是不能争奪别人的東西的,要關心他人,幫助他人,關心所有的衆生,只有這樣,我們才能成爲一個沒有執着、偉大的人,而反過來,其他的人也會非常地尊敬你,覺得你非常地好,你了不起。所以修行學佛,所謂的因果啊,就是我們要先從因上不要去錯因,然後結的果就變好了。

     至於我們不來這個世界,我們到哪里去?這是你剛才提到的問題。這不是你能做主的,不來這個世界、來這個世界,都不是你自己能做主的,是随到你種下的因果、随這個因果牽引,就會到那個圈子里面去,因此我不能回答你“不來這個世界,那我們到哪里呢?”比如說,我們的嗔恨心非常的大,我們非想對付别人,把他朝死里整還不饒,這個嗔恨心大得來無法想象了,像這一種,一般都會先到地獄中,最後轉到阿修羅國去,因爲是他的業力把他牽引去的,他就跟那個阿修羅同道了、同類了,他的體性。

     要去的地方,我已經回答你了,是随業力牽轉去的,什麽時候牽轉呢?是在人斷了氣以後,進入一種境界,那叫中陰身境界,是在那個時候牽轉。中陰身是什麽境界呢?是我們的人斷氣了,那個時候人不能動了,身體開始冷了,血也停止、心臟全部停止了,簡單地說,就叫已經死了,那麽那個時候,你的神識照常存在的。

     什麽叫神識,就是你的思想,你平常想問題的這個意識,沒有改變的,照常存在。那這個意識呢,不是像有些人說的:“人死了就沒得了,什麽都沒得了”,這是非常嚴重的錯誤,神識是不會滅的,它照常存在的,就相當于你晚上睡着,你做夢,你同樣在一個境界當中,同樣進入某一個地方、做什麽事,有情感,甚至還有笑、有哭的,什麽都有的,有悲傷,但是人并沒有動,爲什麽?因爲人已經睡着了,睡在自己的床上的,但神識已經到另外的地方了。人死了,那個神識就漂浮在一個無際空間,那個時候他沒有任何形象,而不受任何阻隔,看到一個山他都可以一穿就過去了,看到一個空,他一下就飛起來了,看到海水,他從水面上就走了,他不受任何阻隔。但是,他本人不知道他已經死了,因爲他是昏沉的,他經過一天、兩天、三天,他這樣下去,他很快就會知道他死了,他會覺得:哎,不對呀,我是不是已經死了?他就懷疑,那個時候,他掐他他也不痛,什麽都沒得了,嘿呀,他就慌了,然後再返回家一看,完了,已經沒有辦法了,回不去了,他的屍體血都已經凝了。那此時此刻,他會看到他的家人,他叫他的家人,他的家人聽不到的,只看到他的家人在那里悲傷,但是他喊他們,他們聽不見,因爲家人看不到他。就随到這個時日下去,很快他就開始要轉輪了,就說他的業力慢慢就出來,他的業力就會徹底現前,徹底現前的時間,就随着他的那個心,嗔恨心重的,就轉到嗔恨道,這個貪别人的東西貪心重的、兇殘的,就轉到餓鬼道,就開始分道了。善良的、非常和善的,就轉到天道,就是成爲天上的、到上帝那兒去了。

     還有很多不同的,剛才說了六道嘛,我還沒有一個個去講的,我不想講得太細了,給你們說法說得太細了,你們聽得來也網起了。

     那麽這里面還有另外一種現象,有業力很輕的人,當時一進入中陰身,他馬上就會知道他已經死了,不需要等幾天的。有的呢,他馬上就曉得啓動修法,他知道已經走了,不行了,他那個時候,他在中陰境界當中就知道修法了,所以他很快就會轉到好的輪道里面去了。

     有的呢是當時知道,有的經幾小時知道,有的經一兩天知道,有的經幾天知道,有的幾十天都還不知道,所以不同等的,都是由于他所做的、種下來的善業、種下來的罪業和不同的業力而構成的他這個品質,就這個質料,曉得嗎?

     那麽,從真理的角度來說,所以一個人不來這個世界,到底要到哪個世界,那不是自己說了算的,要業力來轉的,在中陰身的時間轉的。我們佛教的佛法,完全對這個問題非常清楚地可以解決,可以通過修行學佛學法,那麽做功課,來讓自己掌握自己的生死,掌握自己該到什麽地方去,那就要牽涉到學佛了,也牽涉到學法了。這些法都是我們的佛陀釋迦牟尼佛說在這個世界上的法,佛教最主要就是解決這個問題,解決衆生的生命、解決衆生的痛苦,佛菩薩們就是來這個世界,來幫助這些可憐的衆生的,來渡他們的,讓他們成就解脫。

     我對你有個建議,你最好是把我的《藉心經說真諦》的英文,你好好地讀幾遍,你會明白佛法的真理的。我們會盡快把它完成,盡快完成,就會出版了,盡快。爲什麽這麽慢?是爲了要對所有的人、西方說英文的人負責,所以不敢馬虎,在翻譯的時候十分嚴格,怕翻錯了。

     你的問題:“不來這個世界,那麽我們死了到哪里去?”我已經給你講得很清楚了,通過自己修行學佛,想到哪里就到哪里。我們有位高僧祿東讚法王,他是我的弟子,他就是什麽時間走,馬上還給我寫拜别文書,馬上寫完,寫完以後,最後他還寫了一個“墨跡未乾,就此圓寂”,連這個寫字的墨都不要它乾我就要走,就此圓寂,把筆一放,“梆”圓寂了,走了,他就到佛國去了。

     另外,你要相信,這個世界,不是說這個世界的人很邪惡,不是,有很邪惡的,有很善良的,比如我們坐在這里的人都非常善良,但是邪惡的人确實太多了。我有一個弟子,是一個白人,有一天他就跟我講,他准備要幫他們辦一件事,要去找一個律師,他打了幾次電話,這個律師就沒有接,他來跟我說,他說:“佛陀師父啊,這個不行的,要重新換。”我說爲什麽呢?他說“我打去三次電話,三天,現在是上班的時間,他沒有接,說明他這個律師樓不正規,至少沒有工作人員。”另外又找一個律師,他說這個也不行,他用手機,他沒有辦公室,他這很糟糕。我說爲啥糟糕呢?他說我懷疑他們是騙子啊。我說“哪里那麽多騙子啊?”他的話就跟你講的一樣的:“嘿呀,佛陀師父啊,騙子多啊,相當多啊。”他說。我當時把眼睛都瞪大了,我問他:“真的嗎?”他說:“相當多啊。”這個弟子以前是國土安全部的,他跟我說:“相當多的騙子啊,師父啊。”所以啊,我就感覺就跟你說的話有點相同的道道,“這壞人多啊,”非常有道理。這世界啊,真的是需要趕快學習佛法了,因爲佛法一切慈悲,一切都以幫助衆生爲主,把利益盡量給衆生。當然,自己獲得的更多,因爲你善良,你種下了好的因果,你會獲得福慧資糧。

     (翻譯:他說可能在幾千年之後,人類會變得更好。)

     要看因果的發展,假如壞人更多的話,會變得更不好。假如壞人少了,好人多了,比如我們佛教昌盛了,那一定會變好的。而且現在真正邪惡的,各個行當都多。

     那麽,我今天要說的就是,你說的這些我有體會的,這社會真是非常的可怕,很多人是非常的壞,但是也有非常好的人。

     好,我今天給你講的道理大概就這些,但是你一定要看我的《藉心經說真諦》的書,這樣你會走很多捷路。

(翻譯:他跟他的太太希望能夠呈上一份非常微薄的禮物給佛陀師父,這個是從安大略、加拿大多倫多那個地方的一種冰酒,他這個冰酒非常的好,而且在一般賣酒的地方是買不到的,所以他希望這是一種合适的能夠供養佛陀師父,他們非常喜歡這個酒。)

     好,首先,我非常謝謝你。第二,我必須要發自内心地告訴你,我是不要任何人的供養的,但是,只要你們修行學佛,是一個善良的人,今生能成就,能真正生死自由自己掌握,這就是給我最好的禮物。

     (翻譯:意思就是說,這不是一個很大的禮物,只是一個小小的心意,希望佛陀能夠接受。)

     我知道,大禮物、小禮物,我發的願是這一生只爲大家做事、爲大家服務,不要任何人的錢、不要任何人的禮物的,我發的願就是這樣的,我不想讓我這個願破掉了。我有一個建議你看好不好?你們把這個酒拿來,跟措母一路來的嘛,你們去哪個餐館里面去把它喝了,好吧?

     還有一個方案,我爲了讓你們心里面也挺高興的,然後拿一個很小的杯子,給我倒一杯回來,好嗎?我會讓它來給你們作祈禱,祝福你們,好吧?

    (翻譯:他們問是紅的還是白的?有紅白兩種。)

     都可以的,問題都不大的,好嗎?只要你們挺高興,我就高興了。好吧?

     那個佛書一定要看的,《藉心經說真諦》,看了以後你們會明白很多佛教的真理。還有另外一個,把多倫多那個地方的聞法點辦好,等今後種上了功德,我會給你們傳法,傳最好的佛法給你們兩夫妻,好吧?一定讓你們今生學到如來的正法,得到了生脫死,幫助、利益更多更多的人,讓更多的壞人變成好人。

    (翻譯:他請求佛陀師父加持他的太太、他的兒子,還有他的家人。)

     嗯,我會,我一定會作的。我能爲你們能做到的、對你們有利益的、能幫助的,我會盡力去做的。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爲一個西方人提問說法 PDF下載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爲一個西方人提問說法

延伸閱讀: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我在控制你們嗎?我爲了什麽?

#第三世多杰羌佛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 #釋迦牟尼佛 #中陰 #藉心經說真諦 #因果 #學佛新生活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我在控制你們嗎?我爲了什麽?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我在控制你們嗎?我爲了什麽?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

我在控制你們嗎?我爲了什麽?

     大家坐好,今天本來是來接待大家的,沒有想到突然就變成說法了,因緣是起源于有一個法師叫釋慧聰,現在就坐在這邊上的,就是你吧?

   (釋慧聰合掌恭敬回答:是。)

     大聲點。

     (釋慧聰合掌恭敬回答:是,釋慧聰。)

     他說他找不到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脈,因此到中國去就找到這個法脈了。所有的佛教徒、弟子們,你們好生聽到:世界上沒有第三世多杰羌佛法脈的!也沒有任何一個法師的法脈!只有佛教這麽一個法脈!這個法脈是什麽呢?就叫佛教,釋迦牟尼佛的佛教,十方諸佛的佛教!法脈只有一個,永遠記住這一條!以後不要開黃腔。

     (大衆合掌恭敬回答:是。)

     完全胡說八道、外道的思維,什麽來到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傳承?第三世多杰羌佛沒有什麽傳承,只有佛教!永遠記住這一條。至于其它的什麽傳承、什麽山頭、什麽祖師、什麽派、什麽宗,那是後輩祖師們在釋迦牟尼佛滅度以後,慢慢形成自我的幫派,這叫幫派,永遠記住,無論他是什麽樣一個成就,他也是幫派,因爲佛教只有佛陀的教法,只有一個傳承。

     好了,那麽剛才這個法師提出這個問題,其實他代表着很多人提出這個問題,很多人的意識、概念同樣存在的是“我們這個傳承”,這是非常幼稚的、非常的偏知偏見,甚至于是邪見,是不正確的。

     說到這里以後,就回過來想到:難道說,這個所有世界上的出家人、活佛,他們教的法都是佛教嗎?這個可不能這樣想了,這要打疑問了,要打上問號了。他到底教的是不是佛教,要經過考證的。佛教是指釋迦牟尼佛的教法,而出家人和仁波且,有很多在弘法的宗派,他們一代一代的傳,現在表面上穿著的衣服是佛教的,其實非常之多的人已經堕入了邪惡見了,因此他早都不是佛教徒了,雖然是和尚,但同樣不是佛教徒;雖然是活佛,同樣不是佛教徒;乃至于雖然是格西,甚至于拉然巴格西,都不是佛教徒,這是我很實在地講的。爲什麽?因爲他根本宣說的不是佛教的教法,從二三十年前曾經我說到的法──《正法鑒邪僧》這一盤帶子,就證明了高僧──所謂的高僧,實際上不懂佛教!近代更多了,近代的非常多的所謂高僧,完全說的是外道,摻和着釋迦牟尼佛的經藏夥在一起說,所以就把佛教的行人們搞昏了,就認爲他們是正宗佛教。所以我現在要給你們說的是:我沒有什麽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脈,我沒有什麽傳承,只有佛教──十方諸佛的正規的佛教、沒有被演變的佛教,因爲我直接在說!

     我是被認證的第三世多杰羌佛,而不是自己冒充、自己選出來的,那麽從經藏來說,我確確實實對釋迦牟尼佛所說的、後輩祖師們所記載的經藏,我有清楚的認知,就是經藏里面也有錯誤,當然那個錯誤不是釋迦牟尼佛說錯的,是五百比丘分四次在七葉崖窟結經的時間結錯的,憑記憶力,你想怎麽能不結錯?假如今天我給你們說了佛法,過了十幾年,你們再回憶,把我這個話寫成筆錄,會不會錯?

     (大衆合掌恭敬回答:會。)

     你們五百個人去商量,不會一團糟嗎?

  (大衆合掌恭敬回答:是。)

      所以,經書啊里面有很多是錯誤的,但不是佛陀說錯的。就我曾經告訴過大家,釋迦牟尼佛說:啊,某某某某他如是之功德,將會在什麽什麽時候成爲阿羅漢、成爲菩薩,或者要成爲一個大富貴,乃至于要當什麽、當什麽、當什麽大宰官或者是帝王,經常作這樣的預言。但是,人們就沒有搞清楚、佛教徒就沒有弄清楚,釋迦牟尼佛說的預言是正確的,而所有的弟子們卻把這個預言搞錯了,釋迦牟尼佛說“如是修持”或“如是行道”,在什麽時間就會成爲幾地菩薩、幾果羅漢,非常多的這種預言,那麽這個預言、釋迦牟尼佛的說法是沒有錯的,爲啥子沒有錯?人家前面說了的,要根據現在這種情況“如是行道”、“如是修持”、“如是而爲之”,佛教徒怎麽可能根據當下那種情況如是爲之啊?他明天起來就變了,一變就不是了,那個時候就成不了啦,你們明白了嗎?

     (大衆合掌恭敬回答:是。)

     可是,後輩祖師們全部把這個搞錯,都說:哎呀,佛陀都預言了,說如何如何,他好多世就要成爲什麽大菩薩的這個公案,經書上非常多這類的公案,這個公案是違背了釋迦牟尼佛的教法的,爲什麽?你們知道嗎?這叫宿命論,宿命論是外道論、邪教論,是邪教的論點,釋迦牟尼佛不會說邪教論點,但是經書上又出現,怎麽辦?經書上出現是比丘們結經和後輩翻譯們翻譯成中文、甚至于翻譯成其它的文字,就錯了,這一點我完全可以在事實中證明。我說的法,給英文的弟子們拿去翻譯,到今天各說不一,十個弟子翻,十個弟子矛盾,都把那個意思整不准,我們只要随便錄取一個就是有問題,難道不是嗎?對不對?你們說。

     (大衆合掌恭敬回答:是。)

     你們大聲點。

     (大衆合掌恭敬回答:是!)

     那爲啥宿命論是外道論呢?因爲一切都要靠修行成就解脫,如果是依照到經藏,拿給這些翻譯、拿給這些記錄的五百比丘,以他們的觀點來作爲标准的話,那就不要修行,那就不要學佛。爲啥不能學?學來干啥?反正佛陀的預言已經說明了,每個人都是到好久好久就要成大官、到好久好久就要富貴的,命都定了的嘛,是不是?

     (大衆合掌恭敬回答:是。)

      所以說,這絕對不成立的。可是經書上非常多的宿命論、非常多的預言,因此,這些經書、這種預言是絕對不能要的,因爲依宿命論就不能修行。譬如說,一個阿羅漢,已經預言他在某某某某佛出世的時間,他現在是一個凡夫,那個佛出世以後、當成佛以後,他就會成爲四果金身羅漢。那他還修啥子行呢?他再修行、再努力,也得要等那個佛出世、成佛的時間,他才成四果阿羅漢,他莫如現在耍、莫如到拉斯維加斯去賭博、到處整天玩,對不對嘛?

     (大衆合掌恭敬回答:是。)

     修行多累人啊!可是,釋迦牟尼佛說了大量的修行,六度萬行,處處要衆生修行,你們修行、種因、結果,種下這個因,才能結這個果,沒有修行、沒有種下這個因,就結不了這個果!因此,在佛教里面,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名詞,那就是修行學佛!

     修行,修自己的行爲,這個行爲修成什麽?修成佛的一樣,佛陀的行爲是怎麽,我們就把他學成什麽樣,所以叫學佛,學佛的行爲,因此叫修行學佛!要靠修行學佛來成就解脫,而不是靠整天貪玩好耍、享樂腐化、等到固定的命運二天成什麽,沒有這回事!

     我講到這里以後,就要提醒你們馬上回光返照一下:修行學佛是真理呢,還是宿命論的預言是真理呢?

     (大衆合掌恭敬回答:修行學佛是真理。)

     對,如果預言、宿命論是真理,那修行學佛就不存在了,就沒有用了,對吧?

     (大衆合掌恭敬回答:是。)

     當然,我說的這是經藏上的問題。釋迦牟尼佛是非常偉大的,祂不會開黃腔的,祂說的法很好,因爲祂是至高無上的佛陀,佛陀就是至高無上、無所不通的,但是,弟子們要咋翻、咋整,那誰都管不了,這也是随衆生的因緣、衆生的業力、衆生的習氣,造成自己種因結果的福報,該不該享受這個法。所以有時候啊,整錯的東西往往還不能怪五百比丘,也不能怪後輩祖師,是衆生本來就沒有資格,只能聽錯誤的,就相當于現在末法時期,大法師、大活佛一說法開示,滿口盡是邪教的語言,甚至于公開诽謗釋迦牟尼佛的教義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完全搞不清楚,他還認爲他講的蠻好的。

     那你說:師父你不是剛才也诽謗嗎?你們說我是诽謗嗎?

     (大衆合掌恭敬回答:不是。)

      我是維護釋迦牟尼佛的形象、維護佛陀的正教,釋迦牟尼佛的形象是光明的,只有一個佛教,就是釋迦牟尼佛的佛教,而這個佛教,也就是十方諸佛的佛教,完全一樣的,沒有兩個真理的,只有一個真理。因此以後,大家要注意:沒有“我們這個傳承”,只有佛教傳承。

     (大衆合掌恭敬回答:是。)

      只有佛教正法。

     (大衆合掌恭敬回答:是。)

     其它的都不是佛教正法。有的人說:哎呀,千萬不要說如來正法,人家中國那邊聽到如來正法不高興。這又錯了,這是他們沒有學問的人不懂。如來是什麽?如來就是佛,佛就是如來,就是佛的正法嘛,佛陀的正法、釋迦牟尼佛的正法,說如來正法錯在哪里呀?你們要念釋迦本師如來的嘛,難道不是嗎?對不對?

     (大衆合掌恭敬回答:是。)

     好,那麽,我今天說到這里以後呢,我還要說一種邪惡見——愚痴邪惡見,這種愚痴邪惡見很可憐的,說什麽呢?非常多的人有這個觀點,而且這種觀點的人都是妖僧、邪教、或者是妖人,他們說什麽呢?他們說:“第三世多杰羌佛做很多佛事,爲什麽祂要做那麽多佛事?目的只有一個:就是爲了控制我們這些學佛的人。”

     佛弟子們,你們該清醒頭腦的時候了,這世界上任何一個法師、任何一個仁波且、任何一個宣教的上師,你說他控制你們是爲了他自己的利益,這是說得走的,牽強附會可以拉上去,如果你要說第三世多杰羌佛控制你們,不錯,確實控制你們,你們聽清楚了,因爲每一個人、每一個佛菩薩要做一件事情,都有一個目的,我做事也有目的,我的目的是什麽呢?非常明確地告訴你們:我的目的就是爲了控制你們的邪惡,讓你們的邪惡觀點──對人類不利、對衆生不利的這種習氣、這種身口意的行爲改掉,改成善業,讓你們成爲黑業遠去、善業親迎,而能達到福慧圓滿成就解脫,這就是我的目的。

     那麽我自己獲得什麽呢?我自己獲得的是,跟其他的師父、跟其他的所有法師上師們獲得的完全不同,他們獲得的至少是求功德,或者是求弟子供養、求自己的利益,在那里弘法、在那里建壇、建寺、建廟、建道場、做Temple。我呢,恰恰相反,我在你們所有的佛教徒當中,所要讓你們改掉你們的惡習的這個觀點、這個目的,我獲得的是半夜兩點、三點、四點不能回去,白天在那邊道場接待,晚上到這邊來,累得筋疲力盡,有時候甚至,我說有時候,我沒有說妄語的,你們出家人聽到,出家人還不煮飯給我吃,我累倒三點過鐘,我還得晚上自己喝一點開水就算了,我說這是事實的。

     我的目的,就是要讓你們的惡習不要增長,成爲善業、成爲解脫成就的聖者、成爲一個好人,我獲得的利益就是勞累、辛苦、痛苦,而不收一分錢的供養,什麽利益都不要,這就是我所獲得的目的。這世界上只有一個,就是我,沒有第二個,弟子們。

     (大衆合掌恭敬回答:是。)

     事實就是這樣。有這麽笨的人嗎?哦,第三世多杰羌佛真笨,好沒有智慧喲,嘿呀,自己那麽辛苦,祂還要來拼。我不是在爲我拼,我是在爲所有的佛教徒拼,我是把利益全部給了你們,我自己撿到的全是折磨。弟子們,你們想過嗎?有這樣笨的第三世多杰羌佛,有嗎?沒有!我清楚得很,我完全可以不理你們,我完全可以一個人都不接待,我自己逍遙自在,全世界旅遊,我自己全部享樂腐化,我幸福得很。爲什麽要到這里來聲嘶力啞的呢?啊?

     所以呀,有些邪惡的人說:你看嘛,第三世多杰羌佛這就是在控制我們嘛,做那些很多佛事,就是要控制,還有一天還給我們發甘露丸,那個甘露丸不是拿來控制我們的嗎?

     反過來又說,弟子們,我控制你們干啥?我控制你們找倒黴,我控制你們找痛苦。我說句不好聽的話,如果我不是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心態,我難得淘神!我憑什麽要控制你們來自找倒黴呢?你們說我說得對嗎?

     (大衆合掌恭敬回答:是。)

     关鍵是我沒有要你們東西呀!你們要弄清楚點。

     (大衆合掌恭敬回答:是。)

     而我們的虔誠的弟子,這里大有人在,而今天沒有好多人,但是要說供養我的人可多啦,真誠的不得了,弟子們,我今天跟你們說。以前證達也拼命供養我的,以前,我在成都的時間就,我也沒有要啊,對不對?

     (證達法師合掌恭敬回答:是。)

     慧善采取一切辦法供養我,甚至于還整成什麽呢,那個卡,我要沒有?你說。

     (慧善法師合掌恭敬回答:沒有。)

      對啦,就是現場的。

     還有我們這個弟子盛苗珊,很虔誠,他把他的錢、他把他的财産都拿來供養我,不瞞你們說,他上億的财産,我完全拒絕。你說,我說的是事實嗎?

     (盛苗珊合掌恭敬回答:是。)

      聽到了嗎?我分文不要。那一天他看實在沒有辦法供養了,他還跑去買了一個啥子戒指,鑽石的,好多萬美金買的,我說我告訴你我不會要的,這個跟我說不通的,所以通過其他的弟子來跟我說,我說沒有用的。師父就是爲你們服務的,師父沒有控制你們,師父是在教化你們,是教化!就盡管是教化,我也是自找勞累、自找辛苦,世界上有這樣的師父嗎?有沒有啊?

     (大衆合掌恭敬回答:沒有!)

      我沒有勉強你們說,事實就是這樣。

      當然,你們說:哎呀,那麽下面有些法師他們要修廟、有些要做事,那麽他們不是不正確的嗎?我必須說:法師們,只要他行的是正法,他修廟、做佛事是正確的。一個佛弟子不行佛道、不做佛事,那就不應該了。可是這個你們不要拿在我的身上來,我不需要你們做佛事,做什麽啊?你們只要去渡生,利益衆生,幫助衆生,渡衆生來聞法,就建立功德。因爲釋迦牟尼佛有規定:你們供養三寶,是要種福田的,這是必然的。供養沙門種福田,這是肯定的,否則,你就不會結上善因、不會結上菩提的種子。因此,修廟、建寺、做佛事,真真誠誠地,那是對的。

     可是,要認清楚了,現在邪師遍布,整個世界充盈着邪師,一萬個,九千九百九十多個都是邪師,所以你們輕輕就落在他們手里去了,那可不能供養的,那供養了你就完了,供養了,你就助邪爲惡,不是助善增功,這很重要。

     那你說,我們現在知道了,第三世多杰羌佛佛陀師父是最正確的,連法音這麽多都是佛陀說的。可是,我已經講了,我發下了願力,我不收供養的,所以你們不要在我身上想這個問題,我是只勞累辛苦來爲你們義務服務的。明白這點就對了。

     而且再告訴你們佛弟子們,我也不想這樣,整天人太多了,確實我沒有辦法應酬,今後不是非常虔誠的弟子,你也不要來找我了,你們就聞法吧,等你把佛法聞懂了,等學好了,再來,目的是要讓你們獲得成就、獲得解脫,只要你們能成就、能解脫、能幸福,就是我最高興、我最需要的,你們的成就就是供養我和十方諸佛,十方諸佛不要任何供養,我也不要,但是,你們的成就可以去渡衆生、利益衆生、幫助他人,讓整個世界、整個社會都吉祥昌盛幸福,因爲我們佛教才是最圓滿、最偉大的,所以我希望大家要把佛法、要把法音翻去複來地好好地聞懂、聽進去。人生是無常的、是痛苦的、是毫無意義的,弟子們,時間過得非常的快,轉眼之間,你們就會變得很老很老了,一下就六七十、七八十,你們就不行了。

     而且,無論你有多大的财富,你一死了,什麽财富都沒有了。你說:不要緊,我們家人准備好了的,他們會給我燒錢化紙。我跟你講,中陰境界用不到錢的,轉輪道中也用不到錢的,轉到鬼道,鬼道沒有飯店、沒有旅館,不用錢的,只有孤獨痛苦,餓得心慌,一塌糊塗,就是那句話:黃泉無旅店,今夜宿誰家?一口氣一斷,馬上就完了,黃泉道上沒有旅店的,那今夜我又在哪里住呢?我又在哪里吃呢?那個時候,除了急劇的痛苦和恐怖,什麽都沒有!就算把你轉輪打到畜生道,畜生道哪里在用錢呢?那才是真正被控制、真正被宰割。變羊,按時,到什麽時間就該殺了、就該剝皮了,變豬,什麽時間該殺,變雞,我不說了,你們就想象,通通都要挨刀的。變鳥,好可憐哦,吃了上頓沒有下頓,吃一個東西,再造孽,吃蟲子、吃食物,尤其吃有生命的,這口吃了二口就沒有了,還要養自己的小鳥、小孩,除了心慌,什麽都沒有,弟子們,什麽都沒有。螞蟻,可憐得不得了,一個暴風雨來了,立刻一淹,都淹死,住得高的,水還瀝得快,還算能活,住在低窪處的,都得要死。你們想過衆生的可憐嗎?

     那你說:我不會變衆生的,我多好啊,我是佛弟子。我只想給你們說一句,前面說到因果了,因果,沒有種下那個因,就沒有那個果,你殺過多少生命了,你知道嗎?你爲你曾經整死過衆生嗎?死一個都得要還的哦,因果是對等的,你還想變人嗎?那個時候你就找第三世多杰羌佛也找不到,因爲你在另外一個道中,我才不想再來這個世界的,我不免得人家别人說我來控制他們,我這個控制是來找倒黴的,世界上只有一個人,不控制而被誣陷成控制,結果是找倒黴、找痛苦,把利益全部給所謂的被控制者。

     有的人說:第三世多杰羌佛,你看嘛,祂們上尊們修法,就是爲了控制嘛。控制你干啥?上尊們修法,祂們控制你要供養祂,那是理所當然,因爲祂是上尊,祂是聖者,孺尊就是聖者了,教尊是聖者。我們莫知仁波且修拙火定最兇,那祂也在控制人嗎?莫明其妙!祂什麽時間控制過?什麽時間喊你們拿供養給祂了?哎呀,可憐啦,衆生啦,太可憐啦!

     記住,第三世多杰羌佛來這個世界,是爲了給三界六道衆生,首先是人道的衆生,說法來的,是爲了來幫助大家把邪惡的心、行改過,成爲一個好人,成爲一個利益社會、利益大衆的人,進而成爲一個上好的修行人,得到解脫成就,不要再在輪回當中打轉了。我所撿到的、所收取的利益,唯一就是勞累辛苦,其它的都沒有,不收一分錢的供養,什麽利益都不要。可是,我看到你們幸福、我看到你們成就,那個時候,十方諸佛跟我一樣,會法喜地關照着,會高興的。

     今天的法就說到這里。

     (大衆合掌恭敬說:感恩佛陀師父!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我在控制你們嗎?我爲了什麽? PDF下載

延伸閱讀: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爲一個西方人提問說法

#第三世多杰羌佛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

H.H.第三世多杰羌佛書法-2:聖(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Calligraphy:“holy”)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Calligraphy The Chinese character “sheng,” which means “holy.”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Calligraphy The Chinese character “sheng,” which means “holy.”

H.H.第三世多杰羌佛書法-2:聖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Calligraphy:“holy.”)

古往今來,任何藝術或學科及其發明,都反映不了一個人的德品和學識,但書法卻不然。而一個人在某一門藝術和學科或發 明上的成績所營造的光環,往往會遮蓋他在學識和人格上的缺失,但是,唯書道除外。書法,就像是一面立體透射鏡,學問的深 淺、德品的高低、心智的健弱,都在一筆一畫的運走中展露,無以遁形。且不說書法,就只是普通寫字的好壞,對於一般人,也 能看出他的文化水準如何。展觀史論,從古至今找不到哪一個不具學識的人可以在書道上有所建樹的。學識淵博不一定精具書 道,但大書家必是學問書風雙胞共存。尤凡歷代書道大家,無一不是出於淵深學識之文學巨匠。如古有王羲之、懷素、何紹基、 張懷瓘、岳飛,近有于右任等,個個都是學富五車的大文學家,道德文章之楷模。

學識為書之棟樑,書之基石;德為書之格調,書之神韻,故書法必具雙胞學體。 多杰羌佛第三世 雲高益西諾布 頂聖如來的書法,脫俗無華,格高境妙。時而龍蛇走筆,轉鋒又童心天趣,平中見奇,飄逸自如,渾厚華滋。行墨連綿,氣韻暢達,字勢或雄 渾矯健如龍躍天門,虎臥鳳闕;或清新和雅如浮雲飄冉,鶴翔松間;或樸拙率真,孩心無執。脫盡輕鮮煙火之氣,收斂內含,俗 染浮雜已然蕩盡!正是『天質自然,韻達性海,故柔中見剛,華而清奇。

三世多杰羌佛 的書法能達到如此登峰造極的境界,全然來源於他博大的學識,精深的才華,當然臨帖的功夫對於佛陀來說一 揮體成,而紮實雄厚,方能自成大家。比如 三世多杰羌佛 在初涉書門之時,即有傳統草書的堅實功夫和博大學識的修養,我們見到書法的第一張,即是初學草書的功底,而以他自吟之七絕詩『華宮日月麗陽天,喜乘西風六月閒,故朋來從叭聲望,始知暑氣已冬殘』何等詩句脫盡煙火之氣,高風清奇,不染塵俗。 三世多杰羌佛 深居古寺,卻以超凡的證量,發抒情懷,闡顯寺廟雖一室之間卻為孤隱清高,超凡脫俗,但卻樂盡無窮豪華天籟,故吟曰:『華宮日月麗陽天』統率日月之天地,而會之人間福盛,一句『喜乘西風六月閒』點出了在夏日炎炎卻迎納清浴,乘駕佛陀西風之涼風沐體,心境無遷,閒於寂靜,放展宇宙,輕安極樂,人 我兩忘,故友來臨亦聞叭聲所得,已與世超然,清淨無為, 三世多杰羌佛 不記時日,應無所住,而世外人卻茫然牽掛,登車奔馬 告訴 三世多杰羌佛 ,已經不是夏天了,冬天都快完了,古佛心有會意卻莞爾一笑。由此境界,我們可見 三世多杰羌佛 之書法如何 脫盡人間煙火之氣,是真正的佛陀之書啊!

 三世多杰羌佛 的書法,匯聚五明之全面證德證境,方見墨情神至,又近年之草書以瘦金龍蛇無礙而寫,更見神韻風馳,『翡翠玉』乃出仙風佛骨,徹底跳出三界外,豈然笑傲五行中,實乃非書之書,情懷宇宙。如『朗嘎羅布』之書,已脫前人筆墨而超 前者,脫俗無華,功力深厚,似砸釵碎玉,且見鋼打鐵鑄之風之『無我乃大成』,堅硬雄樸,鋒利破皮之勁道,然而又內蘊俊秀,娟美溫愜,確堪躍古騰今之書風格韻。『小不點』,孩兒天趣,老叟童心,毫不拘束佈局擺章,非書而書,消盡煙火之氣, 內藏儒雅風魂。拜讀 三世多杰羌佛 筆下的『』字,則又是柔剛相並,內力藏秀,外放雅韻。而『』字時,可謂名副其實,真正達到了古人論書功力之頂峰『傲雪松枝萬古痕,筆力能抗千斤鼎』。

然而事實上,於實踐中, 三世多杰羌佛 的書法正是『基深內養,始行萬里,感諸境入性,吸萬物靈媚於合筆內情之間』而得 此超凡之化境,含藏宇宙萬物於佛手一掌之間。因而 三世多杰羌佛 筆下字字珠璣,遒潤曼妙,無所不具,統諸家之長於一人之 筆,懷萬谷峻風而獨笑毫端,豈可言喻!要龍飛鳳舞,具之;要砸釵金石,已見;要柔中見剛,然也;要老叟童心,即是;要格韻清奇,內含。一言以蔽之,真正是爐火純青,返樸歸真,佛之書矣!」

延伸閱讀:

H.H.第三世多杰羌佛書法-1:佛(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Calligraphy:“Buddha”)

#第三世多杰羌佛 #第三世多杰羌佛書法 #多杰羌佛第三世 #雲高益西諾布 #三世多杰羌佛 #學佛新生活

剃光頭,穿僧服,住寺院的未必是真的出家人

剃光頭,穿僧服 住寺院的未必是真的出家人

剃光頭,穿僧服,住寺院的未必是真的出家人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在《新年說法:我身口意都符合真修行嗎?能成就解脫還是遭惡業苦果?》中提出警醒:「你們不要見到剃了頭的就叫和尚、比丘尼,裡面有很多普通的眾生,也有很多邪惡的人的,也有很多不邪惡、但是又是純粹的凡夫意識。」事實就是如此。以下三個案例都是筆者親身經歷的。

一、破戒的僧人

江南水鄉有一座1500多年歷史的觀音寺,曾是高僧講經授道之所,一度香火鼎盛。

慕名前往,剛入廟門,正逢幾個人從客堂出來,合十與一穿睡衣、油光粉面的人拜別,先是驚愕:在寺院出入怎可穿睡衣?更跌眼鏡的是,他光溜溜的頭上竟然有出家人的戒疤。

雖滿腹狐疑,還是先到大雄寶殿虔誠禮佛。禮畢,又在寺院繞一圈,正殿後欣賞著寺院千支紅櫻、白櫻香雪海的美景,卻聽到傳來一陣嬉笑聲,循聲望去,巧見那個穿睡衣燙戒疤的出家人正與一女居士眉色飛舞。令人目瞪口呆。

退出寺外,在一便利店老闆聊起這話題。老闆聽我描述後告訴我,那個和尚就是這寺廟的住持,平時叫幾個居士打理寺院,除了初一、十五,或者佛教節日,或有人花錢請做經懺「超度」,他才誦誦經。還西裝筆挺去麻將館,麻將過癮結束,該吃吃該喝喝,自己不好意思,就讓別人幫著買羊肉吃,一個冬天不知要吃了多少羊肉,吃得滿臉油光。

老闆還說,那個女的原來在家一直生病,四處看不好,來寺院做義工後,身體居然好了,就住在寺院不回去了,日久生情嘛,就經常與住持眉來眼去,即便有外人也不避諱。兩個人經常開車出去耍,小日子過得不知多瀟洒快活,有人供養著,不愁吃不愁喝的,我要不是歲數大了點,還真想去剃個光頭做和尚了……

聽著心驚肉跳,這真的是受過戒的僧人嗎?

二、建廟的僧人

一位師姐欣喜告訴大家,說郊區某寺住持想學習南無羌佛正法。過了幾天,師姐又說,寺院大雄寶殿沒有空調,天氣太熱,開法會人多更熱,住持希望我們發心捐贈2台大空調。

大家自然踴躍發心。

空調很快到位,師兄姐們聽到了住持一大堆讚嘆和祝福的話。

但問他結緣給他的寶書看了嗎?

住持說:「佛陀親說的法,多麼珍貴啊,我一定會好好學,但最近忙,等到寺院這條路修好了才能安心學。希望你們多多鼓勵親人朋友捐贈修路,這功德大如天,庇佑子孫興旺發達……

於是,大家又發心捐了些錢。

又過了幾個月,寺院前的路鋪好了。據說是當地政府撥款修好的。師姐去寺廟看到包寶書的哈達上蒙著一層灰,紋絲沒動過。

住持又說「現在要擴建寺院,把圍牆推了,擴出去多少畝,等再忙過一陣子,一定好好學習。佛陀親說的法,多麼珍貴啊」。

再後來問師姐,師姐說,這次去寺院,住持已經開了個新寶馬車,架子也變大了。

大概因為後來沒有幫他繼續籌錢沒有供養他吧,見到我都愛理不理了。寶書依然沒看,他只是嘴上說佛陀親說的法珍貴而已,心裡只想著如何讓信眾們出錢出力去建廟。

當今佛教界很多出家人就是如此本末倒置。寺院本來就是僧人修行之所,佛法弘揚之地,居士培福之田。但是,若僧人整天忙於建廟,而忽略了聞法,知見不正何以修行?何以利益眾生?何以解脫成就呢?如是,廟建的再大又有什麼用呢?從古至今,只聽說過僧人靠修行修法而解脫成就,沒聽過哪個祖師是靠建廟而成就的。若建廟就能解脫成就,達摩祖師就不會對在全國建設很多寺廟的梁武帝說「只有福德,沒有功德」了。

同時,居士護持供養寺廟雖功德無量,也可能罪過無窮。供養的寺廟是真正弘揚如來正法的,慈悲為本,不犯128條邪惡見和錯誤見的賢僧聖掌持的,一切為利眾生,那才是功德;如果供養的寺廟主持自己還邪知邪見,只知道打著佛教旗號肥家養業,一己私利,只知道剝奪榨取眾生的錢財,眾生的虔誠供養,只會是黑業纏身,罪過無窮!

三、解簽的僧人

記得幾年前,我陪一閨蜜去某寺拜佛,祈願。一比丘坐在觀音殿門口,桌上放著本功德薄,旁邊還有個紅色的竹桶,裡面插著好多簽。

比丘說這裡的觀音簽,非常靈驗,你只要搖,觀世音菩薩會觀你因緣,把你的簽抽出來,幫你化解,轉危為安,逢凶化吉,消災減難……

閨蜜聽得躍躍欲試,給了錢後,兩手抱著竹桶,神情莊重地搖搖搖,一支紅簽跳了出來。比丘撿起一看說:「恭喜你,上上籤,你福報好,很少有人抽到這麼好的簽,你要感恩菩薩,要供養菩薩。」閨蜜喜出望外,趕緊掏錢。

接著閨蜜又掏錢聽比丘解簽。那簽的寓意非常好,閨蜜正聽得心花怒放,喜形於色時,比丘話鋒一轉說「雖然你的命是芝麻開花節節高,但我看你眉間有黑氣,你夫君今年有血光之災,要多加小心」。

閨蜜嚇得花容失色,跪下叩頭就拜,老公上下班騎摩托車的,會不會有車禍……

後面的事不說大家也都知道。自然又是要出錢為家人化解厄難了。閨蜜把包掏了個底朝天,悉數供上後,得到了僧人贈予的觀世音菩薩吊墜,讓閨蜜請回去讓她老公帶上,有菩薩保佑,平安大吉……。

回去的路上,花光了口袋所有錢的閨蜜激動的一個勁拍心,不虛此行,感恩觀世音菩薩……

可是,觀世音菩薩似乎沒有保佑閨蜜啊。這幾年,閨蜜先後經歷了老公出軌,兒子叛逆,與公婆不和,鄰里刁蠻等倒霉事。搞得成天歇斯底里的,後來腦殼裡長了個瘤,動了手術,留有後遺症,不能工作,現今只能呆在家裡,成了「河東吼獅」。

每個人的命運,皆由往昔的因果業力決定,而不是靠算命、抽籤、測字、看相來決定來化解得了的。凡人迷信很正常,但是作為僧人如果以這種封建迷信,附佛外道的手段誑惑眾生,欺騙眾生錢財,那無疑就是邪惡的僧人。

根據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新年說法:我身口意都符合真修行嗎?能成就解脫還是遭惡業苦果?》的法音,當今出家人可分為四類:

第一類是以最虔誠最堅決求解脫心而出家,這是真正出家人。

第二類是生活困難,走投無路而出家的。

第三類是厭世或為逃避某事情而出家的。

第二、三類出家人這類出家人有的後來學到了佛法得到解脫,有的也是混日子,最後等無常。

第四類最多也最壞,是波旬魔王的子孫轉世,他們執行魔的旨意專門破壞僧團,篡改經書,亂講佛法,混入僧團殘害眾生慧命,騙財騙色的。但他們卻自己不知道是魔王的子孫轉世。…….<按此閱讀全文>


善良的人們啊,在這佛教末法時期,如果我們沒有一雙「法眼」,是很難識別那些邪惡的,假的僧人的。而唯有學習到真正的佛法才具正法辯邪僧的「法眼」。這法眼就在南無羌佛所說一切法中。在羌佛所說《淺釋邪惡知見和錯誤知見》的照妖鏡下,一切邪惡都將原形畢露。是故,諸多魔子魔孫轉世的僧人、居士對南無羌佛恨之入骨而大興誹謗。

撰稿:慈清

編輯:佛前燈

重要提醒:

本文僅代表作者的學佛知見和個人受用感悟,只有恭聞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修學《極聖解脫大手印》、《藉心經說真諦》和《什麼叫修行》,才是最正確、快捷的成就之道。

「佛門觀察」剃光頭,穿僧服,住寺院的未必是真的出家人


延伸閱讀:

第三世多杰羌佛 淺釋128條邪惡見和錯誤知見

野狐禪公案的警示:佛法豈可隨意胡說亂解?

古稀老人接“大師”住進家半年,結果損錢財丟生意

文章連結: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http://www.hhdcb3office.org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臉書:https://m.facebook.com/hhdcb3office/

佛法真諦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1162780647447692

佛法真諦粉絲頁:https://www.facebook.com/佛法真諦-361922281268392

#第三世多杰羌佛 #多杰羌佛 #學佛 #觀世音菩薩 #學佛心得 #學佛新生活

古稀老人接“大師”住進家半年,結果損錢財丟生意

古稀老人接“大師”住進家半年,結果損錢財丟生意

日前,《假活佛十年斂財2億,強姦多名女弟子》的新聞被各大媒體熱炒,成為熱搜。各媒體從不同角度披露了獄警出身的王興夫通過層層包裝,搖身一變成了轉世活佛,進而在內地斂財騙色的事實。我不由自主想起了自己類似的慘痛教訓。我引狼入室,竟讓一個自稱“菩薩”的“氣功大師”在我家住了半年多,被騙了近二十萬元錢,真是一言難盡。

從2005年起,我一直從事中醫養生、針灸等方面的工作。每天都有形形色色的人來到我店裡,其中也有學佛的。

2018年,我想學佛,卻苦於不知從何學起。經朋友介紹,我認識了“賈大師”。他六十來歲,自稱法脈正宗,是“菩薩再來”,能修財神法,發了上億的財(其實是傳銷方面的,也兌不了現,虛假的)。

他說起佛教理論頭頭是道,口若懸河,令人驚歎。他說自己能幫人擔黑業、轉黴運,能徒手幫人治病,遙控發功抓病等等。比如,某某時間,一位老人頭疼,他不到10分鐘就幫那人把病抓走了,說得很玄乎。還當場示範給我看,我的身體確實感覺到一股氣流。我由此認定他真有點本事,感覺自己能遇此“菩薩”真是三生有幸,一定要學會“大師”的神功。

後來,“賈大師”經常和我出去為人治病。因為我有十五年的針灸臨床經驗,有些疑難雜症通過中醫針灸的對治,很多病人當場有好轉,再堅持針灸就治癒了,一時傳為美談。

每次出去,“賈大師”把我吹捧得很厲害:“這是我的弟子,陳神醫,神針陳……”他讓人知道弟子這麼厲害,那麼師父就更厲害了。

“賈大師”每一次都說:“陳醫生你先來扎針,等會兒我來展示‘神功’。” 由於對他的盲目崇拜,我沒有絲毫懷疑,以為他的功夫神乎其神。

後來有個人說:“我比較怕針,師父來治吧。”結果“賈大師”手舞足蹈了1個小時,病人沒一點好轉。當時我就有點納悶了:不是說發功厲害,包治百病嗎?怎麼失靈了?“賈大師”難道是假大師?

“賈大師”自稱“菩薩”時,還把自己包裝成道家第36代傳人,少林寺的第33代俗家弟子,除了宣傳發功治病,還辦“潛能培訓班”,說要招10萬弟子。他讓我在店裡建佛堂。我一聽,很好呀,就著手在網上買佛具。建好佛堂後,我非常高興,這下有佛法可以學了。

但他從來沒有叫我看經書等,也沒帶我學佛。平時在佛堂,他大多在打電話談生意,對此我提出過異議,他說:“這個場都是我布的,這個氣也是我布的,怎麼不能在佛堂談生意呢?學佛要福慧雙修,而不是學到後面還是一副窮酸樣”。他滿口都是外道術語。當時給我的感覺是,這個大師不是佛弟子嗎,為何如此不尊重佛菩薩?

“賈大師”在我家住了半年多,食宿都由我來承擔,出入有車輛接送,直接把他當上師一樣對待。他兒子上大學缺學費、生活費,我太太二話沒說就借幾萬元給他,還主動每月匯款給他家裡作家用。

“借”出去的錢打了水漂是一回事,令人納悶的是,自從“大師”入住我家,我養生館的生意一落千丈,基本上都沒有客戶。要麼我跟著他外出,要麼他約些沒正能量的人來我店裡大談闊論,所以我也就沒什麼生意做了。包括以前交了療程款的客戶,也沒人來調理身體。

古稀老人接“大師”住進家半年,結果損錢財丟生意
古稀老人接“大師”住進家半年,結果損錢財丟生意

“大師”還拉我們做“虛擬貨幣”投資。他說,已占卦幾次了,顯示這個專案絕對會成功的。我們也抱著讓他有些收益的目的,就入了十萬塊(因為我們一投錢,他就可以從中得到利益)。但這個錢“一入幣圈深似海”,至今都沒看到一毛錢的收益。

2019年7月,“大師”要去開拓“新市場”,就搬到其他地方去了。我和太太也暗自開心,終於能擺脫他了。說也奇怪,他一搬走,而且是上午剛搬走,下午我店裡就恢復生意了,客人就來了。

自從“賈大師”離開,我反而有機會學習佛經了。偶然間我看到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的《淺釋邪惡見和錯誤知見》,裡面列舉邪惡見和錯誤知見共128條。其中邪惡知見有“認弘法可冒稱佛菩薩”“認佛法與外道混修”“認對徒自稱佛菩薩者”,還看到“犯有以上邪惡知見任何一條,察覺後沒有深切懺悔當下改正者,無論身份多高,高到祖師、法王、尊者,所修一切法皆無受用甚至墮落……”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若與邪師為伍,不離開,也同沾黑業”,這讓我驚出了一身冷汗。終於明白為何這半年養生館的生意一落千丈了。立即下定決心與他切斷關係,以免沾染黑業。

我又請到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和《藉心經說真諦》等佛著,越聽越興奮,越讀越明白,原來佛教講因果,想要成就解脫,修行與修法雙運結合呀。幾經周折,我終於在當地找到一個共修聞法點。但那個共修點離我家太遠,來回車程要4個小時,就輾轉到離家近的一家佛堂共修。

因為養生館旁邊建了佛堂,調理身體的客人來了,我也積極引導他們禮佛聞法,接引新人。我傳承針灸技術給徒弟,也帶領他們聞法,推薦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學佛》《什麼叫修行》給有緣的人看。

我和太太都是邁向古稀之年的老人了,我們以自身真實的經歷分享給大家:佛法非常偉大,拜對師尤其重要;若是沒跟對師父,跟著邪師學了,就只能學到假佛法,走到偏知邪道上去,走向墮落。“佛陀住世,以佛為師”直接恭聞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才能學到圓融無礙的佛法!我們真切希望早日求到大法,早日成就!

同時也勸告“賈大師”們別再忽悠人了,臨到頭來,生死兩茫茫,轉眼都成空,錯了因果,等待你們的將是輪回的苦海!是時候好好思量了,回頭是岸。

口述:華賢/撰稿:悅色

編輯:佛前燈

轉載自:學佛新視野 微博

重要提醒:

本文僅代表作者的學佛知見和個人受用感悟,只有恭聞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修學《極聖解脫大手印》、《藉心經說真諦》和《什麼叫修行》,才是最正確、快捷的成就之道。


延伸閱讀:

第三世多杰羌佛 淺釋128條邪惡見和錯誤知見

野狐禪公案的警示:佛法豈可隨意胡說亂解?

剃光頭,穿僧服,住寺院的未必是真的出家人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http://www.hhdcb3office.org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臉書:https://m.facebook.com/hhdcb3office/

佛法真諦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1162780647447692

佛法真諦粉絲頁:https://www.facebook.com/佛法真諦-361922281268392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淺釋邪惡見和錯誤知見 #學佛心得 #學佛新生活